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白丰台接着说道:“不过,这个古谷的团队,既然是贵族,而且情报上显示,什么驻军司令部的特务机关,宪兵司令部的特务机关,梅机关,鹤田机关,武藤机关等等,差不多小鬼子的精锐特务机关都参与其中了。正在商议迎接,住宿等等全方位的安全问题。

我相信,到时候鬼子古谷团队必然是铜墙铁壁啊。汪兆海的死,等于让他们有点草木皆兵,安全等级甚至会过剩。咱们能好下手吗?”

“这就得看到时候的情况了。”范克勤说道:“昭仓大翔后续肯定会参与鬼子古谷团队的工作。到时候看他传回来的情报是怎么样的,如果可以,时机也成熟,咱们可以对鬼子的古谷团队下手。”

“好。”白丰台说道:“那就到时候再看。”说完这句话后,他顿了顿又道:“亨哥,那老鬼子犬养正树呢?咱们还对付吗?如果现阶段干掉他,近期应该是个非常好的机会。一旦古谷的团队到了,咱们恐怕反而没有下手的时机了。

但现在干掉犬养正树的话,会不会对后续的,对付古谷团队的事情,造成难上加难的局面啊。他要是一死,就算是彻底的失踪,恐怕也有打草惊蛇的效果。对方安全等级,再次提升恐怕我们到时候对古谷团队更加不好下手了。”

范克勤想了想,道:“我们的计划,在最初是的时候,目的就是明确的。给昭仓大翔制造晋升上位的机会。虽然说咱们推测,古谷的团队如果被咱们打掉,肯定会对小鬼子的打击更加巨大。但就以现在来说,古谷可还没到呢……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根本定不下来。

再者,我分析犬养正树如果死了,也就死了。本身,汪兆海的死,就造成各个抗日团体更加活跃。所以犬养正树的死,无论怎么样,在这种大环境下反而会变得正常。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白丰台说道:“我做一个抽奖的箱子,里面只有一张得奖的号码,让十个人抽,其中一个人得到了奖品。大环境就是十个人中我就是要让一个人得奖,只不过得奖的那个人是他罢了,不需要什么理由。”

“对。”范克勤道:“而且犬养正树死后,小鬼子会怎么做啊。他死了,现在面临古谷团队要过来,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昭仓大翔的上位的可能反而会更加巨大,他现在就是在做这个工作。因此,犬养正树一死,我甚至感觉,昭仓大翔可能会被火线提拔成领事。如此的话……晋升后的他,在古谷团队真正到了后,很可能得到的情报,会更加深入一些。也许,更加深入的情报,反而会是我们找到古谷团队安全护卫漏洞的机会呢。”

白丰台抽了口烟,道:“也对,现在古谷团队的事情确实是没有定数,谁都说不准。而我们本来的目的就是扶持昭仓大翔上位,我们不能因为一个还没到的古谷团队就冒然将我们本来的目标取消。”

说到这里,白丰台又道:“亨哥,那咱们半路截杀?还是说,继续让昭仓大翔提供一个更加确定的,关于犬养正树的消息。然后我们再根据消息,弄死他。”

“这就不用昭仓大翔了。”范克勤摆了摆手,道:“让他提供这种消息,反而可能会给他造成什么麻烦。咱们自己侦查一下。”说着话,他站了起来,又道:“去你办公室,我们研究一下地图,看看从领事馆到驻军司令部都有什么线路。”

两个人出了范克勤的办公室,来到了白丰台的总经理室。然后白丰台把地图拿了出来,两个人开始研究了起来。

白丰台和范克勤拿着笔,将地图上的线路,统统的标注好。不过他们发现,效果并不好。因为上海是妥妥的大都市,是以线路真的不算少。都已经不把太绕道的线路算进去后,从领事馆道驻军司令部的路线都有七八条。

如果当中,犬养正树这个老鬼子,在途中要是突然更改一下线路的话,那么这七八条线路,可能就会翻倍。

白丰台将笔放在一边皱着眉头,道:“这可不好办了,人手倒是勉强够,大不了可以一半一半的用分段法监视。可这样做的话,万一运气不好,还真未必就保证能够堵得住他。”

说完这话,他顿了顿,又道:“实在不行,在各个路口都弄一个机动队伍呢。只要在前段发现了这个老鬼子,然后机动的队伍立刻出击,只是如此一来,恐怕就得明着干了。现在上海风声这么紧,若是在车子移动的过程中攻击,没有瞬间就拿下对方。车子可是不会停的,只要有那个日伪的巡逻队,特务之类的,稍微在过程中碰见了我们的机动队伍,那肯定会造成迟滞的效果。那没准还真的会让犬养正树这个老鬼子跑了。再想杀他,那可就不容易了。”

范克勤听完,半晌没有说话。因为白丰台说的还是对的。车子本身就是快速的移动载具,如果发现了之后,就算是立刻攻击,都有可能有错位效果。最主要的就是线路太多,如果能够确定是那一条的话,还真好办了。在前方安排一个眼睛,看见车子过来,提前打招呼。那么后续的攻击队伍看了,就会有准备,如此才能够展开精准的攻击。

可现在路线太多,而且路线的变数也多,没准人家愿意在那个地方转一下弯,变数就更多了。是以,如此之下,每个线路都派人倒也不是说人手一定不够,但这么大规模的派遣眼睛,那不是有病嘛。万事万物都是相对的,你派的眼睛多,固然能够更好的发现对方。可现在这个环境,日伪非常敏感,街道上风声鹤唳的。你派的人多,你敢保证每个点都不出事?这就是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有利必有鄙的一面了。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