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天柱峰占地方圆300里,云雾缭绕,仙气十足 ,隐隐约约看见翠竹刚刚冒出云尖,但又被大雾给严严实实的遮住,不仔细看还以为是普通的青竹,用天眼术看,尽然长了300年的雷暴竹,偶尔的电丝火花四射,刚从云端落下一老一中年修士仙风道骨,中年人气宇不凡,天生有种威严在里面,两鬓却有一缕白发被白玉发冠一束,一身缥缈宗淡蓝掌门法袍,倒映出白玉天成,清心自然,一旁穿着同样颜色法袍老者,头发确糟糕的像鸡窝,老者嘴里叽歪着,你看这罗小子,想当年,我还是他师伯的时候,从来不摆这么大的架子,现在,你看我们都到门口还不打开山门,快快,发个传音符进去,那天,我非得把他这里的竹子拔光,做一套风雷剑阵给我那孙儿。一旁的中年人含笑不语,连连打出几道口诀传入云雾中,击碰到竹林里尽然丝丝电芒火花擦过,不一会,云雾散开竹林悄无声息的移开一条小路,两人径直没入,云雾又开始缭绕,看不到一点门在哪里,竹楼旁,一个3岁左右的小男孩,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珠,不停的抚摸母亲的肚子,母亲,妹妹什么时间出来,我都等不及了,你天天说妹妹快了,快了,怎么还不出来,听父亲说都已经超过1一个月了,还不出来,母亲爱抚的摸着小男孩的头,辰儿啊,你这么心急,想当年,你不也多赖在娘肚子里5个月,妹妹才多待一个月你就不耐烦了,小男孩摸摸自己的头又摸摸母亲的肚子说,妹妹乖,早点出来,哥哥给你买好多糖,我把我最喜欢的棉花糖给你,美妇眉目如画,穿着一套淡黄月白衣裙,承托皮肤更加白嫩,但怎么看都是清新淡雅,唯独肚子略显大而下垂,有在水中游走,正是赵静玄,赵静玄结丹初期,单一水灵根,已经在结丹初期长达10年之久,自从跟罗靖结为道侣,两人每天相依在一起无有分离,也不曾见他们有厌烦的时候,赵静玄见迎面走来掌门田雨子和云长老云长青便缓缓起身,罗天辰也跟着娘后面,一脸的坏笑。

“拜见掌门,云长老,”赵静玄微笑着说。

天云诚虚浮赵静玄,“师妹不必多礼,我是来找罗师弟有点事商讨。”。

小男孩也学着母亲两手一拱“拜见掌门,云爷爷”。

竹楼旁,大殿门突然缓缓打开,走出穿淡蓝法袍,眉清目秀,精神烁烁,腰间斜插一杆古黄笛,淡黄色的秀龙纹腰带,但怎么看都像有一条黄龙在隐隐的蠕动,梳着淡黄竹发冠,俊逸脱俗, 20来岁的小伙,却已是元婴中期,今年寿元刚到150岁,在如今东胜嵊州资源匮乏,魔道暗流踊动,已经算非常年轻的元婴期修士,短短150岁就元婴中期可见资质非凡,单一火灵根,早在筑基的时候,可是东胜嵊州女仙子们梦中情人,何况现在元婴期,如此的年轻俊朗。罗靖一脸微笑说,“见过掌门,云长老,”随后三人进了大殿,赵静玄吩咐刘毅,用你师傅的紫竹花茶。随后转身领着罗天辰去了竹屋,竹屋里传出来小男孩撒娇的声音,母亲今天我能不能不练功不识字,我想听你讲故事。

天女峰,一座精致的侧殿里,传出女子疯狂的呵骂声,一个女弟子正跪着颤抖,一脸的惶恐,不停地认错,半晌,女子也骂累了,而后淡淡的说,你起来吧,我让你找的镇魂珠可有眉目。

那女弟子也不言语,起身上前捧着一颗黄色的珠子,鸽子蛋大小,叫骂女子说“恩,做的不错,没什么事了你下去吧,我有事在传音于你”那女弟子惶恐的说“是,师傅”便小心翼翼的走出了侧殿。

女子拿着那颗黄色珠子,在手里仔细研究了一会,冷冷的笑道“赵静玄这次看你怎么逃,我要封存你一万年,万万年,把欠我的都统统还回来,十倍的给我还回来,我的靖哥哥,明明我是重阴体质,我和师兄是一对,偏偏自从你进入缥缈宗一切变了,我要拿回属于我的东西,师兄是我的,师兄是我的,谁也别想抢走,哈哈……”一脸的狰狞,女子叫叶灵,缥缈宗天女峰的峰主,短短200年已经到了元婴初期,只是20年前的一场变故,让女子的修为在无法寸进,每日心魔缠绕啃噬着心灵,脾气也日渐暴涨。叶灵打出一道口诀,换了一身火红色的衣裙,头发高高的挽起多道发髻,身材曲线玲珑,凹凸有致,配合着火红色衣裙更加娇艳欲滴,华贵而不失气势,叶灵在黄铜镜前转了几圈,嘴角微翘,把那颗珠子放到了储物袋里,款款走出侧殿。打出数道法诀一重重的百花让出一条小道,叶灵的身影也消失在了百花中。

天柱峰翠竹园会客厅里,相对而坐,主位空,汉白玉茶几上,水汽袅袅飘向周周,云长青一闻,喜上眉梢一口喝干,让让说“继续满上”,大弟子刘逸提着茶壶斟满,罗靖笑道,“云长老,我这紫竹花茶每200年才开一次,每次开花都是半盏茶的功夫,喝着口味如何。”一旁的掌门轻啄一口茶说:“师弟,最近魔子又开始在我东胜嵊州一带开始大肆活动,事态有点控制不住,师兄知道师妹领产也就这几个月,你又是火属性,天生克制魔,再加吹着一首雷暴音,天生就是纳兰古汉的克星,宗门里已经派去两位长老,先后都被擒获,我也是头疼的要紧,才走这一遭,师妹这里我会派人照看,你放心,不行我就让天女峰的峰主过来给你妻子使用如何?”罗靖沉吟了一会说“我跟内子商量一下,在回复掌门。”在三人谈话间,一道传音符闪闪的飘在了罗靖的面前,罗靖用手一捏,浮现出一道火红色的倩影,“师兄我是阿灵,我是过来看看师妹”,罗靖打出几道口诀,一道火红的倩影袅袅娜娜摇椅着身姿走了进来,女子看见掌门和云长青,开口笑说 “什么风今天把您二位请到这翠竹园了,难道师妹生了,这次生的丫头一定和师妹一样漂亮”,话吧。掌门接头说“你来的正好,我刚说到你,你就来,解了我燃眉之急啊,”洞府里又走缓缓走来一道身影,罗靖看见急忙上前把赵静玄手中的茶杯端在自己手里,另外一只手扶在女子腰间说“叫刘逸做便好,”赵静玄抿唇一笑,“师姐都来看我来了,再说师姐以前对我极好,我端个茶不碍事,你看我现在身子还很灵活”。罗靖把夫人搀扶到了白玉桌旁,随手一挥出现了一个舒服的軟椅,

“师妹,我来看看着小东西有没有不听话,都这么大的肚子还不出来,真是调皮,我看是个女孩,起好名字了没”叶灵积极的问

“师兄给起了,叫天璇”赵静玄,

一旁的云长青说“这个名字好”

掌门也是一脸的微笑含情脉脉的望了过来,心中似乎泛起了很多的烦恼,但威严的他,还是很快的恢复了轻松宽和的笑容说“师妹来的刚好,我是来借师弟几天用用”话吧。

叶灵接口说“掌门是来拆鸳鸯的,人家夫妻自从结道以来,从来没分开过,你这次可是要借了怎么还,妹妹也就这几天要生产了,你难道还要这个时候把鸳鸯拆开”。

赵静玄一脸的粉红,看向了站在一旁的罗靖说“掌门都亲自来说,我不碍事,有师姐,还有雪貂,”一旁的云长青也插话说, “有什么事我也会帮着,你就放心了,结道都十年了,还没过完小日子,你还有850年的寿元,足够了你们挥霍了,赶快把静玄的修为提高就更多日子了”

罗靖两手一拱 “那就有劳是师妹和云长老了”

掌门合手说“事不宜迟,你就现在准备一下明天动身,”说吧起身,云长老也站了起来,不忘把刚斟满的一杯茶喝干。几人大踏步走出了会客厅,

紫竹林打开一条通道,丝丝的电火花实时爆响,突然一旁的紫竹爆响朝着云长老袭击而来,云长老随手一挥一抓,便揪住了罗天辰的耳朵,揪的罗天辰连叫,云爷爷,云爷爷我知道错了,下次换个方式,嘴里还坏坏的笑。

一旁赵静玄无奈,温婉的说,“辰儿,不许胡闹,今天云爷爷事务繁多,别再撒泼快过来。”

云长老说 “这孩子也不小了,满3岁,风雷二灵根,都是上佳,变异怎么能变异成风雷,你两一个水一个火,继承也应该水火,稀罕的风雷二灵根,赶快给找个师傅,不能耽搁孩子,我记得在西牛贺洲雷神岛开派祖师就是雷灵根,至于风灵根再给找个师傅,主要变异这两种属性的灵根太稀少,功法也相对稀少,宗门里藏经阁我记得风雷属性的功法都不太高都是很笼统的概论,还要多去看看各地拍卖会,说不定出现流传在外上好功法”。

赵静玄说“我夫妇打算生下丫头,让师兄带着去一趟,现在还在炼气期,一天偷懒不练功还娇蛮,”



叶灵说:“师兄明天走,那我也明天再过来,我也走了”说着拉着赵静玄的手,妹妹你可要加油啊,姐姐我明天再过来,肚子里的小家伙还真淘气,还不出来,害的我们这么多人都为她一个人操心,说着和掌门云长老一起出了紫竹林。

罗靖静静望着妻子,爱抚着妻子一头乌黑的长发,又摸摸妻子的肚子,说“我觉得孩子也就这几天出生,我本来可以在推几天,等我们的孩子出生了我再去也不迟,掌门哪里又不是一天两天,在等半年也可以解决”。

赵静玄说“掌门还拉了一个云长老亲自来说了,再说这次璇儿如果像上次辰儿那样多赖5个月,那还不就等4个月,你说掌门能等的了吗,连连催了三次”!罗靖轻轻的吻了一下妻子的额头,打横抱起,赵静玄连忙说:“别闹了都是当爹的人了,你没看到辰儿在大眼睛的瞄着吗,小心把孩子带坏,以后怎么样竖立起做父亲的威严”。

罗靖打趣说:“以后我们不愁媳妇了”。

一旁的罗天辰摸摸头,摸摸脸,在摸摸屁股,一脸无辜的说“我怎么每次都觉得我是多余,”

张开胳膊,“父亲也像抱娘那样也抱我看看。”

“去,今天父亲准你跟毛金龙玩,”

说完撤下腰带一角,震出了一条4米左右,长满黄金毛的蛇,只是角没完全长出来,毛金龙浑身颤抖,不敢靠近罗天辰,看见罗天辰,以飞快的速度躲了起来,罗天辰也不怕,搜搜的一会抓住了龙尾巴,在地上使劲的捏起来,龙发出呜哇之声,不能说话。

罗靖把妻子抱到了一旁的软塌上,一手抚摸着妻子顺带坐在妻子的旁边,说

“我总觉得你这次会出什么事情,心里总是不安”修道人的第六感本来就强,何况元婴期的六感。

“我本来打算等你生产了我在执行宗门任务,也不是非我不可,宗里那么多长老,养着不是都变成大白猪了,也该他们活动胫骨了。”

赵静玄说;“我在宗里,又有叶师姐,还有云长老,叶师姐说明天她就过来陪我一起,你就放心吧,能出什么事。”

“我怕我失去你,我失去你,你再也回不到我身边,风风雨雨40年,这次我的六感告诉我,如果我外出,我一定会失去你,我明天不去了,打算让刘逸去,那小子也是火土灵根,现在也金丹中期了,正好叫他历练历练。”

静玄用手捂住罗靖的嘴巴说,“纳兰古汉魔体相当于元婴末期,一身的魔功,刘逸能对付的了,刘逸去了正好给人家活捉了当把柄,人家魔族公主纳兰雪可是指明了非你不嫁,都是你的风流债,”说着,被一个温热的嘴巴堵住了,好吧每次都这样,我投降,谁让我也爱你呢,静玄心里呐喊。

好一会亲热,罗靖突然严肃的说,“我给你我种一重术,防止你出什么意外我也好找到你。”

赵静玄好奇的睁大眼睛问:“什么术法。”

“情箍,这种咒语直接种在灵魂里,以后你和我无论在哪里都能感应到对方。”

“你说我死了投胎后你也能找到”

“恩,这种咒语一旦对方生死,另外一个就会有感应,一生一世,生生世世轮回别此都会感应到对方”

“那我岂不是被你这辈子,下辈子,以后都是你专属的了”。

“说的不错”

“哪,我要是那一世投胎成男的,你也是男的咋办”静玄浮想联翩的说

“不许胡思乱想,你我都是天灵根,寿元还很漫长,而且我想我们900岁的时候都应该能进入化气期,那时候寿元又5000岁,渡劫过后飞升真仙那时候的寿元就以纪元算,所以没有下辈子,也别想乱投胎”说着拿出一个白玉盒子打开一看,两粒红彤彤的丹药,罗靖捏起一颗送入静玄的口里,入口就消失,罗靖也吃下一颗。

这次这个丹是怎么回事,每次我吃你练出来的丹药都是有水果香味,怎么这次到口里就消失了。

罗靖宠溺的摸着静玄的头解释道,“这个是种入灵魂的,当然感觉不到入口的滋味,你的灵魂在品尝,你的味觉是感觉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