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第六十六章谈和

“娘,我们回家,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爹爹也把那个纳兰雪赶出了府,这次爹爹许诺娶娘亲。”端木星看似天真无邪的话,实则包含很多,吴睿把目光移向端木旭,没想到端木旭灼灼目光一直盯着她,她有点不好意思,轻咳道:‘星儿,大人的事,你小孩子不懂,娘和你爹的事,娘自会处理,只要星儿平安,娘别无他求。’

“娘,我不小了,今年都30多了,族内很多女子跟我搭讪,我都统统拒绝,我也要像爹一样找一位仙女。”

吴睿被端木星的话逗乐了,她道:‘娘觉得两个人情投意合,未来长生相伴不在孤单寂寞,经得起时间日月的考磨那才是你要珍惜的人。’

三人不知不觉来到离端木府邸最近的仙魔城,这里仙人和魔人混合。之前吴睿来过几次,再次光临,还是热闹繁华依旧。

路上一群孩童拍手唱儿歌“三期末劫法,设立沙盘考三乘,先赴人华,在赴地华,地华考证三乘,过九阳关,最后众仙捧宝赴天龙华。定品定果在此一举。”

吴睿听完歌谣转头看向端木旭道:‘你可听说这件事’

端木旭点头不语。“娘,这首歌谣不是胡编乱造”

吴睿温婉的看着眼前的儿子道:‘娘这次去你出生地,就是为此事’

“那是仙人的事,不管我们魔族的事情,娘快点我们回家吧。”

吴睿本来想多说几句,见没有了之前说话的气氛,被端木星拉着进入端木府,门口整整齐齐魔兵,领头的还有端木司空二位长老,这2位吴睿认识,大家恭敬的行礼,吴睿有点不太自在。既然来了,躲也躲不了,那么就面对吧。一路端木星拉着吴睿,指指点点,嘴巴不停,俨然像个未长大的孩子,而魔族侍卫侍女遇见个个惊诧不已。还有的躲之不及的架势,这一切张灵雅看到心里,她偶尔看看端木旭,看不出端倪。一路被星儿牵着来到端木府的会客厅。

之前她来过几次,除了南宫婉下来就是女子众多,今日她被端木星拉着刚一踏进,便感知殿内的气氛,主坐上白发苍苍的老者,穿着一身藏蓝锦袍。粗粗一看,修为她看不透,她到现在也看不透端木旭,端木星的修为,暗自感叹,在看看两侧坐着的各位,有的黑发,有的白发苍苍,修为个个看不透。还有维持年轻俊雅公子模样,但能坐在这里的想必都是元老级人物。

端木星的话在殿内响起:‘祖爷爷,这就是我娘’吴睿行了一礼,主坐上的老者笑呵呵的道:“恩,乖孙儿,到祖爷爷这里来。”

“多谢祖爷爷,我陪着我娘就行”说完有模有样的行礼。

坐在最后排的南宫婉的声音响起:“睿儿,上一次我慢待了点你,你也不应该隐瞒我另外一个孙儿。”

吴睿早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她行礼缓缓的开口道:‘当初确实实属无奈,

好在孩子平安健康,现在在北俱芦洲历练,造成不能相认实在抱歉’

南宫婉哼了一声。首座上的老者和稀泥的说:‘好在平安,孩子也长大了,都是一家人,也不外道,我们现在想找回我端木家流失在外的血脉。不知仙子是否同意。当然,经过祖老一致商讨,虽然现任家主娶一个仙女有伤族人颜面,但如今孩子都这么大,我们也同意你们的事,’

吴睿被这些话雷的不行,她看了看端木旭,这家伙也太自信过头,以为所有的女子都会巴巴的往你身上凑。沉吟半晌道:“找回流失在外的孩子,这需要看孩子的意愿,我做娘的只能告诉他,他的身世和父亲是谁,至于你们说的婚事,我想我也有发表权,我从未想嫁入端木家”

话已出口,大殿内的气氛突然降的十分冷,一旁的端木星拉着吴睿的手,私下传音道:‘娘,难道你真的不要我和父亲吗。你不喜欢我是吗’

吴睿苦笑,她现在还真的从未想过嫁人之说,她来这里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说服端木家,归入仙门。谈何容易,还需要小心谨慎的运作。如果出卖肉身让其归属也是一个划算的买卖,问题即使这样反而让别人小瞧了她和仙门。心里在斗争,没有回答星儿的话。

就在这时候,星儿开口道:‘祖爷爷,我娘刚接回来,可能不适应,休息几日,跟父亲相处几日或许会好,祖爷爷不要生气’说完也不管不顾旁人的看法,要拉着吴睿出去,被端木旭一把拽住,吴睿回身望着端木旭,端木旭躬身行礼道:‘老祖,请给旭儿多点时日,一定把流失在外的孩儿找回,并给您一个满意的答案’

吴睿觉得气氛稍微的缓和,她觉得不能错过今天良好机会,大家都在,再好不过,所以她开口道:‘与其谈论婚事,倒不如谈论一下未来的大事。’厅内似乎有点哗然,也有嗤笑的声音夹杂。吴睿继续道:‘古魔前不久破除封印失败,在坐的各位想必很清楚,但我要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的是,古魔的一魂脱离了封印,其肉身这次彻底摧毁,也就是说,以后不存在古魔之说,所以也没有仙魔之区别。还有,以现在修仙界新崛起的门派,阴魂宗,练尸宗,摄魂宗,魂帆宗,鬼尸宗,魑魅宗等等新兴的邪门宗派林立,发展势头隐隐的要超越四大家族,然四大家族的纳兰家族已经消失撤离了这片部洲,其余三大家族,再大,在强也耐不住这些吸血鬼的啃噬。’

说道这里,大殿内的气氛开始冷凝了起来,在看上首的这位老祖,一脸的凝重,就知道她说的话,他们听进去了,心中暗喜,再次感叹自己勇气可加,心中默默的为自己点赞。

主坐上的老者缓缓的开口道:“依你们道貌岸然仙人的意思呢”

吴睿并不在意这些语言上的讽刺,继续道:“想必大家都听说过,无极老母设立的三盘,现在到了最后一盘天龙华,魔族虽然没有参加之前的两个人盘和地

盘,但天盘,就在眼前,为何要错过”

“有什么条件”其中一个长老明显的心动开口道

“没有条件,依功德定品定果。”

“那我们及时你们口中的魔人,何来功德之说”说完哈哈大笑了起来。

还好之前师父交代过吴睿一些,如果让他回答岂不是被问的哑口无言。她咳了咳道:‘仙魔区分本身定位是相对的,也是之前分界线划定位错误。就拿端木家族来说,数个纪元,并没有残害元灵,反而一直维持和平发展的态势,本身就是功德,再说,在这次破封之际,没有参与残害元灵,又是一份功德,在献祭魔灵的时候,你们保持中立,也是一份功德,所谓仙人也有害群之马,从中作梗,难道他们是仙人吗,老母已经下令,从新划分仙魔分界,何不趁此机缘,与仙人合作,或许还能生存下来。’一席话,说的吴睿头上冒汗,磕磕绊绊总算表达清楚,她真的不适合游说。只是前期打个招呼,至于后面交给老母他们分派人手。

端木旭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他从来没觉得她漂亮过,从来没觉得她有智慧,在他的眼里,她就是一个又笨又倔又自以为是的丫头罢了,今日一席话,说的有远见,有谋略,时机把握的也很好,心中的一丝赞赏溢于言表。

主坐上的老祖沉吟半晌挥手示意将其带走。吴睿知道,单凭她空口白牙的小仙子谈合作,和说笑话有什么区别。

端木星拉着吴睿的手在前面带路,一边嘴巴翘起,一边道“娘你真的想让我们归顺仙人行列吗”



吴睿看着眼前的儿子又恢复了小孩模样,说真的她还真没把握看的懂自己的这个儿子,看似一脸的天真,说的话很无邪,但他笨拙的表现的稚嫩让吴睿感受的一清二楚。无声的笑了笑道:‘星儿,你本来是什么样,就应该在娘跟前是什么样,娘希望你自信洒脱,自由自在的生活在这片天地。’

端木星的手僵了僵,他还是拉着娘的手,一路沉默寡言,一直来到他的住处。院子还是以前的那个院子,仆人除了当年那个老妇人,丫鬟都换了。吴睿坐在厅堂里,她取出到人间界购买的物品,比如鞋子,明显的不能穿她就没有拿出来,目前看来只有被子,发现星儿的被子比她的好上不知多少倍,取出来一床,她把得自仙尊的灵果取出两枚,放入到星儿手里。

她十分的疼惜,没想到星儿是一个不爱说话,性格孤冷的孩子。轻声道:‘星儿,娘愧对你和你弟弟,不能给你们一个完整的家,请不要怪娘,娘也有娘的苦衷。’

端木星冷静的声音传入吴睿的耳朵,“你能有什么苦衷,恐怕我们遭遇不幸,你也不曾怜惜”说的吴睿似乎难以启齿,但她明白,这个儿子本来的性格就是如此。她也不计较儿子的冷酷,反而露出本性,她十分的欣喜,她张了张嘴想解释,但话到嘴里又咽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