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第二排也是人面兽身的居多,在右侧靠中间一位让吴睿多看了两眼。唯一个没有兽化,而是一个端庄漂亮女子,她面露微笑,非常亲和,这让吴睿紧张的心稍微暖和了点。一一见过。

殿中众人打量着吴睿,吴睿也在打量他们。

殿中传来一个空谷的声音道:“你就是道子”

吴睿不明白他们问的问题。只是定定的看向高台上的大巫师,不知什么时间在主坐上坐着龙头和人首并存的一位老者,他一半是龙鳞加身,一半是人身,穿着宽大的道袍也掩盖不了一个脚一龙足,手也是如此,其尾巴盘在主坐下方。面目到也算和蔼,吴睿暗自心惊。这是巫族大首领。可要小心应对。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但我是菩提子亲传弟子赐号太平”

“恩……”长长的尾音。半晌缓缓的开口道:“既然来我巫族,定有渊源,你可带有无极老母的凭证”。

吴睿更不知什么凭证,她从来没有从任何人手中得到什么,除了师父给她的。想到这里她突然想起师父在她这次下山前给她过一个储物戒指。她这下山忙于事物,还真的给忽略了,又加上刚刚逃命奔波,哪里还注意到这些。

迅速的在戒指里搜寻一圈,发现没有任何可以当凭着的,反而找到了3瓶化神丹。她的心微微的颤动。默默的朝着浮空岛方向感恩了一下。正要退出,便看到玉瓶之下压着一个手子,要不是特别注意,还真难发现这个手子,这个手印好小,她还似曾见过,好像当初在布袋哪里见过,说是手子明暗分乾坤,她实在看不出这手有什么玄机,于是顺带把它带出了空间。

她迟疑的道:‘你们说的可是这个’

话音刚落,厅内众大巫师,齐齐的放出神识,吴睿握着这个手子,先是微微的颤动,续而,不知何故在她手中尽然慢慢变大,手子手心中的阴阳鱼图也在缓缓的转动,生成八门。交错变动。而手背则是仙人指路四个字。另外还有这手印食指和拇指伸开,其余三指并未展开。

吴睿并没有给这小小的铜手注入灵力,奇妙的是,手不断的变大,最后变得比她还大。悬浮在大殿内。她看着手心中的阴阳图在缓缓的转动,就在这一刻,殿内在坐的众人齐齐的从手中飞出一抹红色光柱注入到了手心中。瞬间点亮了似得。一个震字飞射而出并照亮了整个大厅,光芒还在外溢,吴睿也随着光束放开神识,光芒覆盖的越来越多,殿内众人,齐齐站起,朝着远方都纷纷跪拜了下来,吴睿不解其意,但也识趣不能打扰。



她定定的看着这一切,莫名的颤栗,让她也想膜拜。殿外的众人都齐齐下跪,她站着也不好,在她跪倒在地这一刻,不知是巧合还是就是如此安排。天空中一抹金黄太阳烛照翱翔而来。吴睿从来没见过,只是在缥缈宗的时候闲暇看过8大上古神兽。嘴巴尖尖,灵羽长在嘴角两旁,足足有5仗长,发出五彩光晕。在看其身体,尽然是人身。尾巴也有灵羽9根。翅膀非常漂亮,分别由24根灵羽组成,翅膀长约9仗或许更长,众巫族人齐

齐磕头高呼“阿萨……”

吴睿不明白,但也懂得最好别乱发声。她仰头看向这只神兽,在天空中盘旋飞舞良久之后,震子发出耀眼的光芒包裹了这只神兽,渐渐和震字融入,向北而去。一直消失,众人才起身,吴睿也跟着站起来。大家不知怎么的,又把吴睿高高抛起,直颠的她想吐。但没办法。她修为实在不够看。或者这里没有黑夜。众人点起火楼,这下把吴睿给吓坏了,这是要干什么,难道要烧了她。心跳如擂鼓碰碰作响。

她被带到好多美食跟前,之前殿内30个大巫师这时候随意的盘坐,见吴睿被带了过来示意坐,吴睿才稍微安了点心。今天发生的这些,她一直都很迷糊。想必这时候应该能弄个一二三。

她坐到了那个唯一人身漂亮的女巫师旁,又是朝她一笑,她的心倒也安静下来点。盘膝坐下,莽头人身的共工道:“多谢道子,为我们巫族送来新道,来干杯”大家齐齐的举杯,这场面还真是难以形容。这里可都是兽化人啊,行为举止都是五花八门,吴睿也是不敢托大,直接饮尽。她只觉得眼前人影乱晃,两眼直打架。耳边似有若无的哈哈的大笑声。

而在81重天中的无极老母朝着一个方向欣慰的笑了,同时手中也飞来了一个金黄色的字 “震”只见这个字也不见停息,飞快的在这81重天中释放出亮光,瞬间归于一个大型的阴阳鱼图的某一块中,并且点亮。

而在九重天中的东方大帝一脸的阴沉:“是谁把这手印带出去了,是谁,神算子给我查”

一旁的神算子连忙点头哈腰的沾了点唾液演算起来。他左算右算,眉头始终舒展不开。东方大帝悠悠的开口道:“是不是算不准了”

神算子立马点头哈腰道:‘是,不知为何就是演算不出来’

“这也没什么奇怪的,道子的力量已经被激活,看来我们要少的一成了,当然算不准了,带一些人马去祭台看看,千万不能有闪失,相信修罗王那边也已经察觉,也会有所行动,不知黑莲大人接下来如何做了”

“我这就去看”

“恩,只是一个小小的巫族实力罢了,跟黑莲大人比,简直不值一提”

而在浮空岛的菩提子则叫来了,杨戬及其孙悟空,命杨戬去北极仙翁哪里探查灵界新出现的怪异现象,那就是越来越多的修士或仙人莫名其妙的三魂七魄在一瞬间都消失不见,没有半点痕迹。命孙悟空去冥界一趟接应师妹平安回到浮空岛。二人领命化作遁光消失不见。

菩提子手指不断的掐算,眉头越来越皱,心中似乎惊疑不定。

如今的四大部洲可谓是热闹也有惊鸿,最近被大家传的神乎其神食人魔,专门吞噬灵魂,尤其是在半夜,更有甚者说还有一个打坐的时候被吃了的呢。一时间众说纷纭,各个茶楼酒肆都在议论纷纷,让众人惶惶不定。但也有装糊涂,浑水摸鱼之辈故意打听。也有散播正能量,说那食人魔被仙人给抓了等等。

但这种言论很快又被推翻,因为又发现了一个被吞噬了灵魂的修士尸体。一个精

神矍铄的老头,带着一个童子,悠闲的走在大街上,童子紧紧的跟着老头,生怕一不留神老头消失不见。迎面走来一个老太婆一王春水能把人淹了。身后跟着一个俏姑娘。走路端正,一条直线的走。吸引了不少眼球。

老头老远察觉到老太婆,立刻掉头就跑,然童子见势不对,死死的抓住老头,大嚷嚷道:“师父我怕,别扔下我”

老太婆见到,微米了眼睛看了半晌吩咐道:‘玲儿,去给我把那个小孩抓来。’

“是,娘”女子说完,也没有了刚刚的端庄,绫罗一抖,只见那小孩已经被缠住,小孩哇哇的大哭,嘴里喊着:“师父救我啊,师父别跑”

很快小孩被玲儿的女子抓到手里。老婆婆开口道:‘走,相信老不死的会跟上来的’这二位正是魂魄二老,或许没人知道这二位是做什么,但在地府里,可是名头响彻于整个幽冥界,更有甚者连巫族也要给上三分薄面。

吴睿捂着头,睁开眼睛一看,这是一间非常奢华的殿宇,她睡的地方也非常讲究。她敲了敲自己的头喃喃自语道:“该死,这什么酒,这么大的劲,不知睡了多久”她这刚醒来就有巫族人进来,进来的是一位豹头人身的一位姑娘,之所以说是姑娘,是因为吴睿看到这女子的打扮。她说着仙语,吴睿能听懂这种语言。“仙子您醒了,大巫师们都在大厅中等着您”

“好,我这就马上来”吴睿说罢,摸了摸额,没有生病。又检查了一下自身,没想到这酒还有这么多助力,她原本连续突破的隐患尽数化解。还在这基础上增强了些。整理一下头发和衣服便跟着此女子来到大殿。

这次众大巫师并没有像上一次那样做的整齐,反而有的在地上,还有的长长的趴着,更有甚者还有睡觉的。吴睿像大家行了一礼。

只见鸟面人身的大巫师道:‘多谢道子借道,也不枉我巫族在这里守护3个纪元。这是我巫族小小心意,望道子接纳。日后天龙华会在相聚’

吴睿不解的是,她压根没帮助他们什么,于是开口道:‘我并没有帮到你们,反而我应该感谢你们,在我逃亡的路上释于援手’

另外一个大巫师道:“哈哈,道子你这就不懂了,没有你的道源,我等恐怕不知还要守护多少时日才能有此机会,让你收下,你就收下,由于时间紧迫,待会我们还要送你去冥界。”

吴睿迟疑的说:‘这里不是巫族吗,不如送我去西牛贺洲可好’

“其实啊,我们巫族受到诅咒束缚在这片地域,是出不了这里,也有大法力可以出去一游,但回来也需要修养上上万年。道子,这里离冥界最近,不如,你通过冥界去四大洲说不定还能快一点,更加稳妥。”

“哦,这样啊,”吴睿苦涩一笑。原来还是要回到幽冥界。

巫族送吴睿满满的1个储物镯,这储物镯的存储比储物戒指大了10陪,里面的东西基本上满满当当,有很多吴睿见也未见过,有的只是在典籍里记载,也就是传说,没想到,她就这么来了一趟就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