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吴睿被一只大鸟驼到巫族和冥界交界地。大鸟化成人形挥挥翅膀朝着吴睿施了一礼便返回巫族。吴睿在看向四周,这里是被海域包裹着的独立空间,她所站的位置脚底下便是幽冥海,当初镇魂珠就是被幽冥海吞噬了灵力,才使得她获得新生。如今又要返回冥界,不知是什么境遇。她长长吐了一口气,去一趟也好,她也好查查自己魂体到底修为几何。

也不管骄阳多么的明媚,海水多么的大,她一头扎进了那唯一的通道入口。好在并没有阻拦。只是她刚刚进入还有点不适应,因为她现在是肉身也跟着进入。一是不适应其黑暗,二是行走在另外一种介子空间,她的肉身行动起来还真的迟缓。

走一会便会觉得疲惫不堪。运功行走也是觉得疲惫,她不由的打量起来。原来媒介不同当然不同。只能停顿下来,当年魂体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如今看来,还真是,原来人类活动在空气中,人是有实体,所以介子就是虚体,而魂体是虚体,则介子是实体。魂体行走在空气中,也会迟缓飘忽不定。她似乎相通了些什么。那么灵界不就是虚实结合体。停下来感慨也够了。

她尝试魂体出窍,果然很轻松,然而,她看看自己全身赤裸,匆匆的检查了一下修为,果然到了冥王境界,不错不错,没想到误打误撞的乱修也可以魂修。她尝试穿她的衣服,发现一件都穿不了,她才想起当年把衣服送给了师兄的母亲。苦笑一下,四周望了望,有什么办法遮羞一下,环顾四周,还真是一无所获。看来这次的运气并没有上一次那样好运的碰见岳公子。

尝试用神魂去探查,发现周围2公里的范围没有一点有生魂气息。不知这是哪里。怎么会没有生魂。她突然想起巫族和冥界这么近应该会送她一些冥界的东西把,于是返回肉身,睁开眼,神识探入储物镯,一一扫过,还真是在最拐角放着好多套冥界衣服,看其材料和做工,明显的这是一件魂体法衣。不比她身上穿着的这蓝宝甲差,虽然当初吸收了很多曼陀罗花玉露的精华浸泡升级。

取了一件素白衣裙,裹在魂体上大小合适。还散发着淡淡的幽兰香。有了衣服,她尝试靠近自己的肉身,准备把自己的肉身背在身后。谁知,刚刚靠近肉身,就被强大的吸附力,把她硬生生的吸入到了身体里,如果再想出来还是需要运功出窍。一阵愁苦,如今看来只能拖着肉身行走。当初来冥界,功法修习也是误打误撞,后来岳长兴给过她一套简单功法,多年不修,也生疏了些,关键她学习的法术实在有限。一时还真是有点焦头烂额。

吞了一枚仙果,强大的灵力充斥着身体各处,只有这样才能供应她行走。不管哪里,神识还是不受阻挠。吴睿虽然在冥界呆过几年,那时候她的视线专注在怎么样入灵界,哪里有心思行走在冥界。

不知不觉离开入口有一段路程,冥修一个都未碰见,生魂的气息若有似无的能感应到

。她沿着生魂所在方向行了过去,无奈她目前还没有生魂走的快。当她朝着生魂方向靠近发现那个生魂早已不知所踪。她苦涩的一笑,只能继续向前。没有了灵气支撑,她便调动冥修来维持身体机能。都是消耗过大。

她停靠在一处熔岩边。打开巫族送她的储物手镯。她想查看查看有什么宝贝可以在冥界自由行走,一一查过,在原来魂体洛衣旁放着一双靴子,名字很醒目“化虚靴”。她眼睛亮了起来。连忙取出靴子穿了上去,突然全身似乎轻了许多,尝试用功,稍微一用力她便彪了出去。连忙稳住身形。她在看看有没有冥界地图,心情自然也轻松下来,既来之则就要游览一番,免得徒增遗憾。虽然被巫族请去也就3日,她哪里都没有去。也不知巫族啥样。



让她有点失望,巫族并没有准备地图。看来只有靠它自己了。这里的流通货币是冥币和幽冥晶两种,当然幽冥晶是提供给有冥修的鬼修,一般生魂偶尔会拥有幽冥晶,那都是机缘巧合捡到。冥币交易也有定量,不是你的冥币多,就应该占用更多的资源,在这里是论你的功德分配。

你投胎后是个大善人,死后不但人间界赞扬,而且在冥界也会给你分府邸,经过阎王判断你可去四大部洲,也可以去轮回你的未完因果等等。如果你是大恶人,更有甚至是罪大恶极,死后不但难过九阳关,就是连奈何桥都过不去,也会被更恶的人拉下做替代品。替他受过,这些都是小事,到了阎王殿也会判刑,十大酷刑,受满打入轮回还债去。

吴睿轻盈的飞在幽冥界。似乎太高兴一时忘记用神识探查,碰的一声撞上了一个生魂,她回过神连忙上前搀扶起,是一位留着山羊胡的精干老头,看其样子也是安享晚年死后的模样,看来这位老爷爷,很满意他现在的这个样子。吴睿也觉着这样老人以前在阳间一定是一位德高望重。一心为子民着想。否则是不会修养出这副道魂。想必在入轮回定能投胎到四大部洲,或者仙界某位神尊的子女。

老者捂着自己的腰,呻吟了几下道:‘我说你这丫头,怎么是肉身还这么莽撞’吴睿连忙作揖赔不是。老头哼唧道:‘既然你今天撞了我,那么我今天活你都干了吧’

吴睿一听蒙了,这是什么情况。她已经向老者道歉了,怎么要她干活。老头见吴睿要推脱,他立马大声的呻吟起来。吴睿无奈,只能好脾气道:‘行,就一天,没关系,只要您高兴’老头立刻笑弯了眼。

更让吴睿吃惊的是,这老头尽然有鬼修的修为,她怎么没感觉到呢,实在困惑不解。老头带着她飘入到了他所居住的宫殿,之所以说是宫殿,这里建筑和地球中国皇宫一样大,她这个路痴尽然能迷路。一路上碰见不少鬼修,还有个别生魂。但看其面貌都是有点功德亲和力,面相也及其友善之辈,死后有功德的人,根据自己的喜好定位自己的形象。在佛家而言,这都是虚妄之像也。

步入大殿,让她

有种错觉,回到了大剧院的感觉,中间场地堆积着小山一样的书,四下一望,原来这些座位上的光点会亮,分别呈现出不同颜色,吴睿不明白,她也是帮忙一天而已。所以也没有多问的打算。

老头则翻着那些红色光点上的牌子,时不时还指指点点,但最后都一一收取红牌,挂上绿牌。有的直接放置了黑牌。

吴睿不明白自然就不敢妄动,老头又抱着许多红色牌子哗啦一声堆在吴睿面前道:“这些就是你今日的工作量,什么时间做完什么时间出去。”吴睿看到老头干瘦,怎么能报这么多牌子,堆积在她眼前又是一座小山。听到此言连忙道:‘前辈,我初来冥界,许多还不熟悉,这么多一天如何能完成得了。’

老头挥挥手道:‘这些都是平衡者送来的,你只需编排一下因果就成,只要受到应有的惩罚就行,我脑子已经被这些榨干了,实在想不出怎么样编排因果,给,这个,你编排好了送到这里’

吴睿实在想不到这里是哪里,躬身行礼道:‘前辈,这里是冥界哪里’

“因果殿,这里是10界里的因果,都归我管,你赶快编排吧,这些灵很多受刑期快满了,我在安排不出好的惩罚因果,我就要被撤职了,不过呢,我很希望把我撤职,问题提及几次,都通不过,所以如今遇见你,我想到了我有办法了。你先呆着,我去去就来”说完一溜烟的飘出了大殿。

吴睿看着眼前山一样的牌子,说不头痛是假的,她随意拿起一张牌子,上面写着每一个轮回的名字及其善恶,然她看到的是,这是个黄胎子元灵,最开始是不小心杀了一只修行多年的狐狸,之后狐狸化作他的孩子,他的孩子把他又给杀了,就这样一直轮回,纠缠不休,到后来,惹的因果越来越大,累及其它因果,更有甚者因果已经多的让这个黄胎子再无洗净之日,投胎成蝉不足百日,仍旧没有偿还完惩戒。如今看其光亮,明显的生出些许魔胎来。

吴睿似懂非懂。于是她多拿几张看,果然这里魔胎比较多,说到灵体,分黄胎子乃无极老母在灵山中分割而生成96亿黄胎儿,分投在各大星域里。然天地由一而生,血河老祖利用女娃临盆之血水炼制了36亿魔胎儿纷纷投入到各大星域,后来魔胎而发现通过万物皆有灵之行,衍化出12亿精灵胎,虽然分头在各大星域,这些精灵胎天生由精气化神,他们具备了特异功能自私自利的本性趋使,从中扰乱秩序,使得之前黄胎子独大,慢慢的变成黄胎子和魔胎精灵抗衡,如果照此下去,很有可能魔胎和精灵势力越来越大,老母也看到了这一点,才撒下网能招回多少黄胎子算多少。以免全军覆灭。

吴睿知道这些也是在地球的时候听南海观音讲的。今日这里一看,果然分魔胎黄胎,精灵胎。她开始分类起来,把有些许清明的黄胎放到一边,再把魔胎和精灵分另外选了地方分开放。既然有了点想法,做起来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