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她在埋头苦干,从门外飘入身穿淡蓝色罗裙,头戴凤凰步摇,最显眼的就是此女子长着一双桃花眼,甚是醒目,配合她的一举一动,似从画中仙子,一尘不染,眉间愁云密布,一丝忧伤时刻显露在她俏丽的脸上。该女子乃是牧羊球的平衡者使者,她在这个职位上干了500年了,没有人接受,如今她的修为已经达到真仙,做的还是地仙的活。

她似乎习惯了这里,也没有经别人同意,就这样大拉拉走了进来。步伐轻盈,除去头上的步摇时不时发出叮咚脆响。吴睿知觉感到一股陌生的气息向她靠近。在百忙中,她豁然抬头,她被眼前的这位女子晃花了眼,眉若远黛,桃花眼里尽是愁容。在看她的脸颊,虽然没有胭脂装饰,粉嫩而白皙。她心里不禁赞了一声,她见过漂亮的,还没见过如此漂亮而亲和女子,有些女子天生美艳,第一眼看去就是美艳不可方物,有些女子玲珑婉约,只能说可爱,有些女子相貌一般,但富有亲和慈爱智慧之力。然这女子则除去外表美丽愁容而外,她的桃花眼笑弯这很富有亲和力非常慈爱智慧,她一时愣住,此女子已经走上前。

笑意盈盈随意的道:“今日怎么就你一个,孤独伯伯呢”

吴睿自然不知道老头叫什么,就被罚了一天活,她一边忙碌一边道:‘刚刚出去了。’

“哦这样啊,呶,这是我们牧羊球的因果牌,有几个需要更改,我放在一边了”吴睿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并不答话,她手中的动作也没有迟疑半分。又听到:“今天孤独伯伯休假吗,从来没见过他休假。”吴睿还是忙碌着手中的活。并不搭理这位自来熟的客人。

女子见吴睿并不理会,以为她太忙,以往她每半年来一次,孤独伯伯不是在哪里仰望房顶,就是埋头苦思,还曾经缠着她,让她搜罗几本民间小说。今天这女子明显的不是鬼修,看其修为也就化神初期不稳,她实在很好奇,于是揍了过去瞧个仔细。

她整理的牌子很有规律,于是忍不住问道:‘这位道友,请问您为何要这样’

还没有讲完,大殿内又颤巍巍的走进了一位老婆婆,她拄着拐杖,摆着头,身后还跟着一位妙龄女子,然那妙龄女子手里提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孩。

老婆婆显然对这里很熟悉,她骂骂咧咧的道:‘死老头子,给我滚出来’

这下吴睿也抬起头,老婆婆似乎走的累了直接一屁股坐在一把椅子上,咯吱一声,那椅子上的魂牌应声碎裂,一股青烟从老婆婆的屁股冒出。

“玲儿,把他放了”直听见那男孩重重的摔在地上,也不见叫苦,一咕噜翻起身准备要逃。只是这老婆婆不知拉了什么丝,缠住男孩的四肢让他再也无法动弹。

吴睿自知她是在这里打工一天,至于眼前的这些人跟她毫无关系。正打算不开口继续手底下活。站在她身旁的女子突然动了,只见她恭恭敬敬的朝着老婆婆行礼道:“晚辈灵清,见过果婆婆”

老婆婆笑眯眯的道:‘你就是张天师收的第三千零八位徒弟’

“正是”

“恩,不错,果然福根深厚,没少种福田,今日你我有缘在此见面,索性我在送你个大礼”说完她的眼睛笑的已经米在一起。

继续道:“看见了吗,就是她”这灵清道友顺着老婆婆指着方向望去。正是吴睿所在的位置。

“你找她准没错,她有能力救你夫君。”灵清的心似乎被什么点燃了似得,她二话不说朝着吴睿所在的位置重重跪倒在地砰砰的磕起了响头“求仙子搭救小女子的夫君。我愿意用我的性命来换取他的命”说完眼睛定定的望着吴睿。

就在刚刚也把吴睿给惊的说不出话来,她何德何能,她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化神初期小修士罢了,出冥界或许还会招来天劫,现在连个仙籍都无,眼前的这位明显的是修成了仙籍。



老婆婆嚅着拐杖,颤巍巍的靠近吴睿开口道:“道子何须谦虚,在这三界五行之外,唯有你一人。”

吴睿无语,她暂时放下手中的活站起身目光落在跪在地上的这位仙子。她看的明白,这位仙子明明还是处子之身,何来夫君。或许另有隐情呢。想到这里,她淡淡的开口道:‘这位仙子,你说我该如何帮你。’

跪在地上的女子眼中突然绽放出希望的神采,她本来就好看,再加上她那好看的桃花眼露出希望之光,使得她整个人更加的不一样。在看她不断的演算着什么,她的目光越来越亮,似乎要放出五彩神光。半晌道:“我夫君因我魂魄不具,飘荡在整个三千界。师父曾言:若想解除诅咒,换的生机需得三界五行之外高人方可解。”说完她目光更加热切,她感应到眼前的这位道子修为只有元婴后期,刚破化神。但心底纯善,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希望有可能实现。

继续道:“只需仙子心头血,百汇发丝一根,及其及其……”她有点不敢说,最后还是咬牙说了出来“抽取一丝魂力”她又连忙补充道:‘我愿意抽取我的魂力10道,补偿仙子’

说道魂力,就是本源,天地开始孕养的本源,抽取本源除去拆骨之痛而外,还要忍受剥离魂魄之痛,大道万千,也只有这一个酷刑最痛,一般在冥界地狱里,也不容许实施。眼前的这女子愿意用十道补偿,然她只需要抽取一丝。

吴睿听着也是惊骇不已,她理解眼前的这女子,她也是经历过分离之痛。不由得她想起了师兄,她的目光直望向大殿门口的远方。良久叹了一口气道:“你先起来再说,至于能不能救回还要看你们的姻缘造化。”

跪在地上的仙女砰砰的磕头不止。或许用力过猛还是激动的,她的一个头磕下震得大殿内魂牌在座椅上跳跃三下。这时候老婆婆开口道:‘我说道子,你既然答应,我老婆子也不能看着你们什么都不做,不是说因果因果,所有的这一切都在我这个果上面,这亿万年,老头子摆弄着因,看看多少的魂灵不安,今日我老婆子法外开恩一次,事成,我施法免去仙子手中的这些黄胎子的因果牌。道子你看如何。’

吴睿本来觉得这些黄胎子命牌,即使得到她的安抚及其挑拣出从新投入轮回胎,也难有机缘修成正果回家探母。通过这件事看来,她损失一丝魂力,受一点疼痛而已。换回来这些黄胎子的希望之光。她恭敬的朝着这位老婆婆行了一礼。

老婆婆又开口道:‘灵清道友,下次见你师父带句话过去,说我老婆婆嫌弃他手底下人太会偷懒。在偷懒,说不定我会把你们这一脉全部编入轮回命轮里。’

跪在地上灵清连忙磕头谢道:‘多谢果婆婆指点,弟子谨记在心’

不知这果婆婆到来还是机缘巧合,从殿外传出整齐的脚步声。这是冥界,哪里来的脚步声,吴睿不由的把目光移向了殿外声音来源处。老婆婆似乎在生死的边缘,只见她嚅着拐杖的手更加的颤抖,头也跟着摇晃起来。

在这里,吴睿修为最低,当然不发声。这声音明显的是训练有素的军队,她心里这样猜测,殿外有侍卫官高声宣道:‘二殿楚江王到’一个身穿盔甲的中年人走了进来,他目露喜色,短脸阔口,头戴冠,身着盔甲,左手持笏走起路发出咔嚓咔嚓声,先是朝着吴睿所在位置一拜道:‘果婆婆,江王来迟望勿怪’

这里刚在厅内寒暄没说上几句话,门外传来声音:“一殿秦广王到”。

吴睿心里也大概明了些。难道还是和巫族一样,心中猜疑,同时手中也多出那手子黄铜令来。果然人没有到期怎么会激活。于是她更加安静的看着这一切。

她在人间界见过十殿阎王的塑像,今日在看其真容,还真的有6分像只见豹眼狮鼻,络缌长须,头戴方冠,右手持笏于胸前走起路来温文尔雅。半点声响都不曾发出,身后跟着两个判官。长相奇怪紧紧的跟随在秦广王身后一步之遥。待入得大殿内朝着吴睿他们方向恭敬施礼道:‘参见果婆婆’寒暄不到两句殿外传出惊慌之声,还有更多的是无奈。大家都朝着殿外望去。

浑身金光耀目,头戴金冠黄人眼球,金箍棒横亘在腰间,一路扫荡而来,也不敢有人上前拦截,就这样大拉拉的进了大殿。吴睿这时候惊喜的道:“二师兄。”来人正是被封为斗战佛孙悟空,吴睿的二师兄。她这是第二次见这位师兄,在人间界看过他不少事迹美名,还一度被那个星球的人人人追捧的人物,今日一见,她心中既高兴又觉得自豪。

二师兄进来也不见拜见谁,直接来到吴睿身旁先是上下端详了一下吴睿周身才道:‘师妹,看来你没事就好,这次我定要那修罗老头的老二的命。待我们回去为兄替你出气去。’殿内二位阎殿上前向二师兄行礼寒暄。

殿外又高声宣道:‘三殿宋帝王,四殿五官王到’

2位并肩走了进来,吴睿分得清,横眉瞪眼,双手于胸前捧笏的是三殿宋帝王,皱眉瞪眼,连耳长鬃,头戴方冠,身穿长袍,左手握一个念珠,右手持笏一定是四殿五官王,果然二人双双进来朝着果婆婆行了一礼这次多了一个那就是二师兄孙悟空,二师兄不耐烦的挥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