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灵莯眸光划过狡黠,静静看着这些人搬着东西,他们本来没多少力气,但在看见希望曙光后,充满了力量,搬起东西还不手软。

    皎皎空中孤月,寒风刮着,粮食逐渐被搬空。

    喝的烂醉如泥的看守被扒了衣服,丢弃在寒风中冻着冷着。

    那些无辜的难民没有对他们出手,可能觉得这些人不配,认为与其将浪费时间在这些鱼肉百姓的人身上,不如尽快将食物带回去煮熟,多挽救一些人的命。

    她跟着他们走在冷风中,他们将食物带来回去,烧火煮饭着,没有碗筷,就拿附近的树枝,树叶凑合着用。

    用清水将叶洗干净,用小刀将树枝削成筷子,每一个人都忙忙碌碌,本着能帮一点是一点的心态。

    那些腐烂的尸体,他们在远处,挖了一个很大的坑,将他们火化掉,不能就地埋葬,因为这有野兽出没,会将尸体啃食,人会无全尸。

    他们烧煮着食物,长幼有序,将新出锅的食物让给那些年幼的孩子,忍着饥饿继续煮着,不少人忍受不了,便拿起生米狼吞虎咽起来。

    灵莯看着这些人,想动用法力帮他们尽快煮熟食物,奈何在进入位面之前,系统就封印了法力,她现在和普通人一样。

    “对了,还有暗卫队。”

    原主有一批自己的暗卫,这些暗卫只听名义原主,在暗阁训练有素,让他们来这帮忙也是一个办法。

    这样想着,灵莯将信号弹找了出来,烟花在夜空中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

    暗卫队骑马,整装待发,背着干粮,后面的人一路跑着跟随。

    暗卫队的头一脸严肃看着远方,骑着马火速赶往现场。

    “殿下怎么突然放信号弹……是不是有要紧的情况。”

    “凛主子,我们还是尽快过去看看,说不定殿下碰见什么麻烦的事。”

    被称为凛主子的人是负责暗卫的头。

    “加快速度,殿下用的是最紧急的信号弹。”

    他一袭黑色的衣服,长发用白带束着,额前留着碎发,人看起来清瘦,背后背着大刀,骑着黑色的马

    “让兄弟们加快速度,一个都不能掉队,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在节骨眼上谁敢掉队,杀无赦!”

    “是,后面的都跟上,天亮之前必须赶到!”

    ……

    他们赶到以后,发现这什么事也没有,在路口,殿下安然无恙,后背着手站着,眉宇之间带着几分疲惫,她伸出手,请着马背上的人。

    “殿下……你没出什么事吧?”

    安逸走上前,一脸担心询问着,他连夜赶路,生怕殿下遭遇不测,上一次的遇害让他们现在都没有缓过来。

    “本殿下无碍,找你们来是干活的。”

    “殿下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属下定当完成殿下的命令。”

    “带着他们去慕府,李府,庆府,将这三个府邸洗劫一空,只抢走里面的吃的,喝的,不得伤及无辜,出了事,本殿下担着,这是本殿下的手谕。”

    她昨天调查了一宿,发现最后贪污罪严重的就是这三个人。

    “殿下,这几个都是朝中大臣,贸然得罪他们,女帝陛下不会放过殿下的。”

    “这三个人他们助纣为虐,将给难民的东西全部吞掉,还高价出给那些善良人,所有人耍的团团转,欺上瞒下在他们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

    “你说,能放过他们吗?”

    安逸恍然大悟,怪不得殿下这样,是这些人做出的事情太过分。

    “殿下,即使他们犯错,那也应该交给其他人处理,你贸然将这些事处理,是越权,陛下不喜欢殿下管太多朝廷的事。”

    他们的殿下和其他殿下不一样,陛下对殿下的要求很简单,不得与朝中大臣来往,也不得利用自己的职权伤害任何大臣。

    “你觉得有用么?”

    安逸摇了摇头,说了无数次,也没多少次管用,殿下还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来的,也不管旁人说教多少次。

    “陛下老眼昏花,任用那些贪赃枉法之人,与其让那些人醒悟,不如换掉。”

    “他们说本殿下残暴不仁,那就残暴不仁给他们看看。”

    “这此事牵连到的人,全部给本殿下抓起来,重罚,杀一儆百!”

    灵莯这一次是真的动怒,死去那么多人,那些大臣还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这些无辜的人其实很容易满足,为什么慕多请这些人,连一点希望也不愿意给他们,反而背着所有人阳奉阴违,将这些人活生生饿死,冻死。”

    “殿下,属下有一事禀告。”

    “你们先退下吧。”

    “都去里面帮忙。”她命令着剩下的人,这些人也没反驳,走进去帮着里面的难民搭建着临时住处,让他们有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

    ……

    “现在没人了,可以说了吧。”

    “以防万一,属下需要靠近殿下才可以,事关重大。”

    “说吧。”灵莯打了一个哈欠,有一些困乏说着,她没合眼好久了。

    “殿下,灵泠殿下最近在调查殿下的下落,听闻她手上多了一张前朝皇帝留下来的藏宝图,这张藏宝图里面有关于长生不老的传说。”

    安逸走上前,靠近灵莯的耳边说着。

    “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藏宝图?

    还长生不老?

    可笑,世人怎么会迷信这些东西,若真有长生不老,那岂不是乱了套。

    他们神族都不可能长生不老,所有人都要经历生老病死,只不过神族比较漫长罢了,需要依靠法力拉长时间。

    “殿下,这是密探调查到的消息,已经验实过真假,灵泠的人已经派人去找古墓村了。”

    “将藏宝图画出来一张,以假乱真,将真的藏宝图掉包。”

    “属下明白,这就让人去做,不过时间会比较慢,灵泠殿下多疑,藏宝图被藏的很严实,我们的人要想拿到,需要很长的时间。”

    “去吧,此事你安排妥当便好。”

    “殿下,”当务之急是这些难民,死去这么多人,不少人怀恨在心,早晚得出事,还有其他敌国之人的挑拨离间。”

    “安逸,此事不要着急。”灵莯皱着眉头,她也知道,奈何不中用的太多。

    “这些吃苦受累之人,一旦没有了人性,狠起来的结果不比女帝少,当将他们打压到一种地步,让他们一点希望也看不见,他们会用自己的方法来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