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破衣烂衫,丑不溜丢。

众弟子满脸不可置信。

玄妙乃是结丹中期的高祖级弟子,竟然被开光期的新晋太祖一拳击败。

而且如此狼狈。

那个玄铁炼制的钟形法器,竟然也被一拳打瘪报废。

这是开光期的实力?

这就是新晋太祖的实力?

开光期轻松碾压结丹中期,还有道理可言吗?

一群弟子感觉大开眼界了。

都知道天之骄子很强,却没想到强到这种地步,真是长见识了。

众人看向杨明的眼神,都多了一丝敬畏。



宇霞天祖背后的那群弟子,则愤恨的盯着杨明。

眼中闪着怒火。

因为妙言已经被她们救了回来。

但却昏迷不醒,四肢百骸,千疮百孔,内丹破碎,一身道行已经毁了。

“你出手未免凶残了吧?”

宇霞天祖的大徒弟,妙语冷漠的质疑杨明。

“凶残?”

杨明笑了:“她一个结丹中期,对我这个开光期出手,都是全力以赴,要置我于死地,你没看到吗?”

杨明反问道。

妙语皱着眉头,陷入沉默。

确实。

她看的很清楚。

妙言的催动钟形法器,达到前所未有的极致。

正常而言,结果只有两个。

一个是当场击杀新晋太祖,二是彻底废掉新晋太祖。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这其中自有原委。

只不过妙言败了。

而且还败的这么彻底。

杨明神清气爽道:“用心如此恶毒,现在被我挫败,你还反过来说我出手凶残。你们这一派,难道都是心性扭曲的邪魔?”

“或者说,不是邪魔,更似邪魔。”

杨明讲道理。

这一番话,让宇霞天祖这一脉得人,都脸色大变,难看至极。

但却无法反驳。

目光看向妙言。

杨明也感觉惋惜。

这么个如诗如画的女子,就此废掉,也非他所愿。

毕竟是同宗同门。

但他能拿得出手的就是五行轰天雷。

用其它法术,压根就无法一击挫败妙言。

“宇霞,今日你徒弟成了这样,全是拜你所赐,你真是带的一手好徒弟,坑的一手好徒弟。”

杨明淡淡的看了宇霞一眼。

他很清楚,宇霞天祖背后有人指使,否则她是不会平白得罪他这个新晋太祖的。

至于背后是谁。

杨明不知道,也懒得知道。

等知道的时候,出手打死就行了。

宇霞天祖面无表情,直盯盯的看着杨明,没有说话。

但她的大弟子妙语不愿意了。

妙语淡漠道:“不知新晋太祖有没有兴趣和我较量一番?”

妙语是结丹巅峰,还差一步就能突破到元婴。

她自然有把握出手挫败杨明。

“可以,但我奉劝你先写好遗书,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我在出手,你肯定会死。”杨明淡淡道。

“是吗。”妙语眼里闪过不屑。

“妙语,休得对太祖无礼。”宇霞天祖训斥一声。

她转而看向杨明:“法戒太祖,今天是我等冒犯了,改日上门赔礼道歉,我们走。”

留下一句话。

宇霞天祖一掐指,带着一群徒弟便原地消失不见了。

作为元婴期大能,就这么灰溜溜的败走了。

在场的弟子皆是呆滞。

“呵。”

杨明轻笑一声。

转而看向一群长老。

“不知是哪位长老负责我圣墟宗内勤?为何我这个玄虚老祖亲封的太祖,竟然连个居所都没有,参加集会,连个座椅都没有?”

此话一出。

场面顿时又是一窒。

众人都意识到,这位太祖又要找事了。

他们的目光下意识的看向一位身材袖长,一副文人模样的年轻长老。

这长老名叫宇文天祖。

乃是出窍期初期修为。

元婴期可以元婴离体,长生久视。

还能兵解投胎。

修炼成了元婴,就等于多了无数可能。

把元婴称呼为大能,一点都不为过。

但和出窍期比起来,元婴只能算是小儿科。

修炼到出窍期,则意味着可以心神出窍,魂魄出窍,本源出窍,肉身出窍。

周游天地,聚则有形,散则无形,无所在,无所不在。

此乃真正的无上大能。

宇文长老坐在这里的,可能只是他一缕心神所聚合的化身。

但这化身,依旧有他的全部实力。

从另外一方面来说。

一尊出窍期的修仙者,很难被消灭掉,说是成就不死,也丝毫不为过。

圣墟宗这样的大宗派,出窍期的高人很容易能见到。

到在圣墟宗之外。

出窍期的高人,压根就是云里雾里的真仙,没有大机缘,是见不着的。

但现在。

新晋太祖竟然要发难出窍期强者。

这胆子,太大了。

所有弟子都感觉窒息,不可置信。

他们算是见识到了,这位新晋太祖的胆识。



面对杨明的问询。

宇文天祖丝毫不为所动,坐在位置上,闭目养神。

压根就不打算搭理杨明。

杨明自然也用探查术,查看了宇文天祖的等级。

出窍初期,71级。

看样子,也是前不久才突破到出窍期的。

但元婴到出窍,看似临门一脚,却是两个天地。

“我圣墟宗的规矩大于天,宇文长老莫不是把这句话给忘记了?还是说,你要故意刁难我这个初入仙途的小辈?”杨明打量着宇文长老

宇文长老依旧不为所动,静静养神。

杨明面无表情。

也不在说话。

出窍期太过强大,对方看不起自己这个新人,理都不理。

杨明现在没资格,没实力发难。

就当自讨没趣。

他自认吃了个憋。

一群弟子见没起争端,反而松了一口气。

毕竟。

出窍期的长老动怒,对玄虚派而言,绝对不是一件小事。

要是这位新晋太祖被打灭了。

同样也不是小事。

作为普通弟子。

有热闹看,自然喜闻乐见。

但要是搞出大事情,说不定就会波及到他们。



下面便是论道交易环节了。

众长老纷纷离去。

宇文天祖微微睁开眼睛,瞥了杨明一眼,便消失不见。

第二天骄法慧来到杨明面前,微微一笑:“师弟,你真是厉害了。”

“出窍期修为,即便是玄虚老祖当面,都要给宇文老祖十层的面子,你竟然敢当面质问,真是好胆。”

“法慧师兄。”

杨明谦和一笑:“这厮欺我太甚,我心中憋屈,自然要吐几句苦水。”

“额……”法慧一怔。

心中憋屈的事情多了去了,但像杨明这样敢说敢当的,还真少见。

法慧不禁佩服起来了:“师弟才是我辈楷模。”

“师兄过誉了。”

“有时间到我那去坐坐,我们好好聊聊修行。”法慧好奇的看了一眼杨明的圣体。

可惜却看不出任何端倪。

“行,有时间我一定去叨扰。”

两人聊了一会。

法慧便离去了。

第一天骄法华睁开眼睛,淡淡的看了杨明一眼,也消散而去。

来这里的只是他的化身而已。

法华也是出窍期修为,周游天地,只是小事情。

这个集会下来。

杨明也算是涨了见识。

提升修为境界的心思愈发迫切。

他在集会上闲逛一圈,用紫色法器换了十几件玄铁甲,便带着妙真离开了。

接下来。

他自然是要继续升级装备和提升等级。

当然。

还要回地球世界一趟。

去把老爷子给接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