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现在到来跟她说女儿家的脾气,呵,她的脾气,安定侯府可从没有纵容过。

“侯爷真是认错人了!”她坚定道。

“姑父,不听话的孩子,打就是,跟她讲什么道理呢!”牧鹏程双眼睨了盛装打扮的席杳一眼,眼里闪过一丝幽光,惋惜之前怎么没发现吕珂长的挺不错的。

这要是早知道的,也就不会便宜周戎了。

不要说席杳了,就是周戎也感觉到牧鹏程让人恶心的视线,立刻挡在了席杳面前,语气冷漠道:“牧公子真是好大的本事,无凭无据的事情也能信口开河,是觉得我们夫妇好欺负吗?”

牧鹏程到没想到周戎会那么不给面子,一下子脸沉了。

“四哥,宫门口呢,我们进去吧!”席杳扫了他们一眼,懒得跟他们瞎逼逼。

吕琬看到席杳牵着周戎的手,心里嫉恨极了。

如果榜单之下,自己抢了周戎,这会儿跟周戎站在一起的,是她。

“姐姐怎么就那么心狠呢,父亲为了姐姐的死,不知道心碎了多久,姐姐的心是石头做的吗?”她忍不住的挑拨连讽刺。

就算她得不到,也要让周戎看看自己的夫人是什么样的人。

这一个个的缠着她不放,是他们觉得她就是吕珂,一个养在后宅的废物,他们让她生就生,让她死就死,是可以随手捏死的小蚂蚁,哪里会把她放在眼里呢。

至于周戎,那就更不是了。

毕竟,一个乡野小子考了个状元,那又如何。

想让他消失,多的是法子。

席杳觉得,自己该让他们痛一下,才能让人记住她是不好惹的。

“那位死了让侯爷伤心欲绝的女人,如今葬在哪里?”席杳直掐重点的问。

吕琬的喉咙像是被掐住似的,一下子说不出了。

牧氏心里一沉,倒是手段不俗,立刻语气落寞的说:“当初的事情,原本是你姐妹两个闹脾气,你这下手也太重了点,毁掉了你妹妹,我与你父亲自然气狠了,原本也只是想教训你一下,却没想到你一害怕就逃离了京城,更是被传回殒命的消息,让我跟你父亲差点就缓过来,如今,你回来了却不认侯府,是不是还在气恼当初呢?”

这一番话,说的多是席杳的不对。

算计妹妹,心狠手辣!

不认父母,不孝不悌!

这牧氏,一如既往的好本事,也难怪能多年的把安定侯给哄住了。

“夫人倒是真会说,一点教训都能把先夫人的女儿吓的逃离京城,这教训怕是要命吧,夫人竟然也能这么轻描淡写的过去,也是厉害,亏的我不是,不然的话,怕是做梦都要吓醒!”席杳直接怼了回去,毫不客气的撕下了牧氏伪善的嘴脸。

宫门口,要进去的人很多。

但因为他们堵着,一些想看热闹的人也没进去。

于是,牧氏丢了个大脸。

席杳恨不得牧氏没脸才好,这会儿解气的很,握着周戎是笑眯眯的,完全没被影响到。

安定侯看着牙尖嘴利的席杳,再看看一脸阴沉的牧氏,眼神不定。

但再怎么样,谁也不敢在宫门口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