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吴总虽然已经快四十了,但是保养的非常好,皮肤细嫩,一头长发,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一种成熟女人的妩媚,眉眼变动之间,可以温柔的让男人心化了,也能够犀利的流露出老总的说一不二。

吴总见到自己不争气的弟弟,拉到一边,便是一顿喝斥:

“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就一点长进都么有。联系不上我,自己不会动动脑子么,找你姐夫也行啊,就不知道将老爸送到魔都,或者杭城也行啊,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哪里近就往哪里送。禾城的医疗水平,市二院的烧伤科医师力量,你心里一点数都没有么?’

对于吴总一旁的怒骂,即便是闻院长也只能够生生的认了,没有一点脾气。确实是,市二院的烧伤科水平一言难尽,基本上只要是严重一点的患者,都会送往上级医院。

毕竟只是一个三线城市,而且禾城最强的烧伤科在市一院,市二院说实在的,确实是不入流。

闻院长只能一旁尴尬一笑,然后安抚道:

“吴总,实在是令尊现在情况过于危急,又已经进行了前期的清创以及颅骨打孔,所以现阶段不适合转送魔都。不过,多亏了你请来了魔都瑞金医院的杨主任来会诊和主刀。这样子,我也是放心了。

闻院长对于杨主任可是非常佩服的,这可是魔都最顶尖的瑞金医院的烧伤科主任,水平放在整个华国都是数得上号的。

吴总在训斥完指望不上的弟弟之后,便是立刻目光柔和,语气嗲嗲的,一双软软的双手握住了杨主任手:

“杨主任,这一次可全靠您了,一定要给我老爸制定最好的方案。舟车劳顿,辛苦了,等手术完一定要好好招待下,我吴萍兰,必定有重谢。”

杨主任五十几岁的小老头,被吴萍兰这双手一握,媚媚眼神和柔柔语气,又是招待,又是重谢,整个人也是骨头都酥。

不过,对于电烧伤,他是有着真凭实力的,底气十足,便是点了点头:

“吴总,闻院长,你们放心,我一定会给患者指定最佳的治疗方案,亲自给他主刀。”而一旁的张近东主任,陪笑着站着,脸色有些犹豫之色。

闻院长看着张近东,便是安排到:

“张主任,既然魔都的杨主任都到了,立刻去安排会诊,协助杨主任完成方案的设计。”张主任想了想,还是走到闻院长身边,低语了一句:

“闻院长,会诊的安排已经差不多了,事实上,在患者邀请瑞金医院的杨主任来之前,我私下也是联系了我的师兄,市一院的卫国强主任,卫主任也是派了一名专家来协助会诊,时间上也是快到了,毕竟是我邀请了人家,我意思是,是不是我们稍稍等一会,等市一院专家到了,一同开始会诊。

张近东毕竟亲自去邀请,这要是秦廊来了,发现自己这边都不等他就开始了会诊,还有其他医院的主任,对他也太不尊重了。毕竟,江湖就是人情世故,和一个地位悬殊的杨主任相比,张主任还是更看重自己的师兄和这位秦医师。

同在禾城,张近东是看过卫国强给他分享过的秦廊的手术视频的,秦法的视频,早就被他列为科室的经典教学视频,已经组织下级医生观摩学习过好多次了。

所以,他是很清楚秦廊的真实水平的。

听到张近东的这个想法,闻院长整个人脸色都是不好看了,用这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训斥:

“张近东,要是卫国强亲自来,那我到认可你的想法,适当的等一会,大家一起开始会诊。可是,他卫国强只是派了一个手下的医师过来。你觉得,杨主任都在了,这么个名声不显的市一院的医师,能起到什么作用?”

“而且,患者的情况非常紧急,越早确定方案,就越早的能够开展皮瓣移植术。还等什么市一院的医师,你难道觉得杨主任还不如一个卫国强手下的医师?”

闻院长实在是被张近东气坏了:

“你知不知道,为了将杨主任请过来,吴总花了多大的人情和付出了多少的酬劳。杨主任的时间和患者的时间都是很宝贵的。现在,立刻,马上去进行会诊。至于你那个什么卫师兄随便打发你,派过来的医师,要是赶得上,倒也是他的幸运,能够见识见识杨主任的方案和主刀手术。’

闻院长摇了摇头,这个张近东医术还行,但在一些事情的决断上,还是有些过于可笑了。闻院长对于秦廊的不信任和轻视,张近东倒也是有口难辩,实在是秦廊过于年轻,在禾城医疗圈的声名还不显。

轻轻的叹了口气,张近东也只能先跟着杨主任去进行会诊,方案的设计,至于秦廊只有等他来了之后,自己仔细解释下。

“希望,不要和卫主任,秦医师那边产生隔阂。

张近东最近也是仔细了解过市一院的创面治疗中心的大计划,可是联合了紫金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魔都震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魔都交通大学附属第九人民医院,以及帝都的积水潭医院几个顶尖团队。

假以时日,必然会成为浙省都独树一帜的治疗中心,所以,张近东非常看好,尤其是,现在整个治疗中心炙手可热的核心人物,秦廊!

张主任便是走上前,领着杨主任:“杨主任,会议室里我已经安排好了患者的资料,那我们现在就去开展方案的设计吧。’

杨主任气场强大,语气之中非常笃定,和闻院长和吴总姐弟又交待了几句:

“诸位放心,对于深度电烧伤我还是非常有经验的,就在这里静待我和张主任的好消息。

听着杨主任的信心满满的话,吴总,闻院长三人也是充满期待,尤其是吴总:

“不愧是花了自己这么大代价请来的专家,这气场和信心就是不一样。事后一定要好好的感谢杨主任。

很快,张主任便是带着杨主任来到了会议室,里面还有两名医师,分别是一位副主任医师和一位主治医师。

对于这种会诊,杨主任参加的太多了,尤其是这种市二院低级别的医院的团队,他完全没有在乎在场的医师是谁,也没有想要认识的意思。

坐下之后,便是从衬衫口袋里拿出本来一副眼睛,带上之后,非常高效的示意张主任将患者的情况资料给他,一边看,一边询问道,非常直接,就如大主任在考察自家的小医生一般:“先说说你们的思路和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