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高总,我们知道错了,真错了,你别生气,要不这样,你说怎么办咱就怎么办,听您的!行不行?”陈平安皱着眉头说道,眼睛死死的盯着石高。

“听我的?怎么办都不行。”石高沉声说道。

陈平安笑了一下,眼里浮现出一抹冰冷。

“高总,高总。”林东起身走到石高面前,蹲下双手合十说道。

石高面色不善的看向林东,没有说话。

陈平安眯了眯眼睛,抬手就要扶起林东,林东不着痕迹的把陈平安的手挪开,接着冲着石高笑着说道:“我说句话行吗?”

“说。”

“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待我妹妹给您赔个不是。”林东说道,接着站起身拿起桌子上的酒说道:“我把这瓶酒干了。”

“给您添麻烦了。”林东说完拔开酒塞就咕咚咕咚灌了下去。

陈平安低着头,脸色阴沉的可怕。

周淑颖紧抓着裙摆,面色担心的看着林东。

“我这面子就值这瓶破酒是吗?”石高指着林东,对陈平安笑着说道。

陈平安笑着撇过了头,大笑了起来。

“哎呦,真行,喝得还真快,就剩半瓶了。”石高眼神戏虐的看向林东。

林东咕咚咕咚把酒喝完,接着。

“砰!”

一声巨响传出,林东抓着酒瓶狠狠砸向自己的脑袋,顿时酒瓶碎了一地,林东的额头也流出了鲜血。

房间的大门被猛地推开,从外面蜂拥而入了数个保安,把林东死死的按在凳子上。

石高和男人吓了一跳,腾地一下站起身,惊恐的看向林东。

周淑颖惊呼一声,捂着小嘴,双眼颤抖的看着林东。

陈平安没有动作,双手摸着膝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

“神经病啊!你吓我一跳你!”石高面色悚然的看着林东说道。

“淑颖,你先出去。”陈平安转头说道。

周淑颖还想说什么,但是看到陈平安的眼神,没有说出口,担心的看了两人一眼,就走了出去,站在门外,看着紧闭的包间门,心里满是忐忑不安。

(本章未完,请翻页)

林东把手上的酒瓶扔在了地下,额头上的鲜血流到了眉毛上,笑着看向石高。

“你喜欢这个是吧?啊?来把酒柜里的酒都给我拿过来!”石高对男人喊道。

陈平安双眼死死的盯着石高,脸上没了笑容,肌肉不断的颤动,双手握的都有些发白。

石高笑了起来,冲着林东竖了一个大拇指。

没过一会桌子上就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酒。

“放开他!兄弟,这都是你的,走起来!”石高对林东抬了抬手,眼神戏谑的说道。

保安把林东从凳子上拎了起来,立在了桌子旁。

陈平安的眼睛一眨不眨一直都在盯着石高。

“我代我妹妹,给您赔个不是。”林东说罢,拎起酒瓶就砸在了自己的脑袋上,一声脆响,酒瓶应声炸裂。

“哈哈哈哈.”石高大笑着看着林东。

“来来来,陈兄弟,咱别碰着,往这边来。”石高往后退了退,对陈平安说道。

陈平安笑了起来,往旁边挪了两步。

林东又是一个酒瓶砸在了脑袋上,只感觉视线都有些模糊,嘴角勾勒出了一道笑容。

陈平安满眼带笑的看着石高说道:“高总,行了不?”

“继续!”石高残忍的笑了笑说道。

林东扭了一下脖子,拿起一个酒瓶就要砸到自己的脑袋上。

陈平安一把抓住林东的手:“等会,高总,要不您说个数?”

石高的脸上没了笑容,往前走了两步说道:“我说个数啊?我说个数.”

石高拿起酒杯喝了一口,接着狠狠把酒杯摔在了地上:“没数!”

陈平安笑着说道:“高总,我今天来真是带着诚意来的,有什么事说不了,有什么话说不开的,钱带了,兄弟也伤了,您这面子咱慢慢找,行不行?您再考虑考虑。”

“我考虑个屁呀!陈平安我忍你半天了我.”

陈平安脸上的笑容猛地消失,接着拿起酒瓶就狠狠砸在了石高的头上。

一旁的保安看到这一幕都瞪大了眼睛,接着攥起拳头就冲着陈平安冲去。

林东狞笑了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下,大喝一声:“去你马的!”

“陈平安,你敢打我!”

“啊!”

“干死他!”

陈平安和林东就像是两条恶鬼,两人狰狞着脸,旁边有什么抡什么,一片惨叫。

周淑颖只听房间里噼里啪啦,惨叫不断,接着就看见陈平安推开包间走了出来,林东跟在身后,包间里面人仰马翻,里面的东西更是碎了一地,玻璃桌子上就像是倒栽葱一样,头朝下插着很多人。

陈平安手里拿着一块白色手绢,擦了擦手上和脸上的血,整理起了衣服。

林东的身上也挂了彩,脑袋更是像一个血葫芦一样。

周淑颖满脸呆滞,一愣一愣的,丝毫没看懂这是怎么回事?这两人看着像是刚从伊拉克回来的。

“你头上流血了。”周淑颖指着林东说道。

“嗯?是我的吗?”林东抹了一把头上的鲜血。

“陈总,您的东西落这了!”只见石高拎着手提箱就走了出来,眼眶上还有一个大大淤青,嘴角也有一个,满脸谄媚,工会来的男人也跟在石高身后,脸上也没好到哪去。

陈平安回头看向石高,接着低下头擦拭着血液说道:“哎,不合适。”

“合适!来,拿着兄弟。”石高笑着说道,就要把手提箱递给林东。

“不合适,不合适,你这,今天来本来就是给你赔礼道歉的,这。”陈平安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起头看向石高。

石高猛地打了一个激灵,没敢说话。

“听高总的。”陈平安对林东说道。

林东笑了笑,接过了手提箱。

“行,陈总我就不远送了啊。”石高说道。

“事了了?”陈平安问道。

“了了,了了!肯定了了。”石高赶忙说道。

“淑颖的合同今天也到期了?”陈平安看向男人说道。

男人一愣,有些为难的说道:“今天?”

“嗯?”陈平安把手绢扔到地上,看着男人说道。

男人打了个寒颤,忙说道:“到期了,到期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