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钱谨面色一变,吓得跪倒匍匐在地,泪涕俱下,“老奴自知罪孽深重,若非陛下庇护,决计难以苟活!但老奴对陛下之忠心,天地可鉴,绝无半点私心,只是怕陆沉结党,到时不敢便于陛下掌控,请陛下明鉴!”

    文帝面色略微缓和,一摆手道:“你起来吧。”

    “谢陛下。”钱谨泪流满面,委屈的站起身。

    文帝淡淡道:“陆沉这个人,自仿佛突然变了个人般,便一改本性,变得谨小慎微,从不敢逾越本份,他就算真的有结党之心,也断然不会被你抓住把柄,所以这件事你无须操心。况且他就算对那钟离期有照拂之意,亦是无妨,朕手底下这些臣子,有几个没有拉帮结派?只要他们干好自己的份内事,朕都能容忍。当然,如果他们的势力,已经达到脱离朕掌控的地步,朕一语,就可令其土崩瓦解,无论什么样的野心,都得烟消云散,就如……曾经的儒家一般!”

    说到最后,他的语气骤然变得阴冷起来。

    钱谨心惊肉跳,强笑道:“陛下雄图大略,身为大齐之主,自然万事难脱离陛下之掌控。”

    “这天下,早晚要尽入朕之囊中,可即便是那时,朕也尚还称不上万事皆能掌控。”文帝幽幽一叹道:“朕唯一无法掌控的,便是生死啊。”

    钱谨谄笑道:“陛下坚修长生之道,相信早晚能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辉。”

    文帝说道:“朕诚心问道,奈何时至今日,依旧毫无进展,纵使服食金丹,修炼道法,业已寒暑不侵,百病辟易,可却仍未成就仙人之躯。朕闻,海外或有仙,玄衡子仙师亦道仙踪不可见,唯海外可寻之。若是朕再年轻十岁,定当亲自出巡,赴海外寻仙,奈何如今精力不济是为其一,而其二,尚有诸多国事需要料理,实在是抽不出空来。可这些世俗之物需要去办,朕的成仙大道亦不能耽搁,钱谨,你这便去知会工部,派人奔赴海外,替朕寻仙!”

    钱谨拱手道:“老奴这就去办!”

    不久,工部就接到了到海外寻仙的圣旨。

    到海外寻仙,何其荒谬,朝野顿时炸开了锅。

    无数反对的奏章飞到文帝的案前,以至于文帝不由勃然大怒!

    “这群目无君父的东西!”

    文帝将满案的奏章一股脑扫乱在地。

    内官们吓得连忙跪倒,匍匐在地,噤若寒蝉。

    钱谨仗着胆子走了上去,“陛下息怒。”

    “朕息不了!”文帝没好气道:“朕素来节俭,常服不过五套,亦罕少大兴土木,可如今不过是想要派使团出海寻仙,却遭到满朝反对!”

    他说着捡起一份奏章,丢在钱谨的怀里,气愤道:“你看看这群无君无父的东西,在奏章中都写了什么!说此乃劳民伤财之举,刚修完丹殿,又要出海寻仙,势必要造成国库空虚,朕这是在消耗国力,倘若一意孤行,定会造成大齐混乱!朕从无奢靡之举,如今只不过是想要派支使团替朕赴海外寻仙,竟然便要造成混乱了,这群狗东西,真是欺朕太甚!”

    钱谨捧住奏章,哪敢打开来看,连忙劝慰道:“陛下息怒,可千万不能被这群不知体谅君上的东西气坏了身子,国体为重啊。”

    文帝掐着腰,胸口欺负,冷哼道:“将这些奏章一律打回,命工部尽快拿出个章程来,派使团出海,如果户部没有银子,那就从朕的内帑来出,总而言之,这件事没得商量,你给朕看好喽,反对的奏章,统统打回,莫要再送来气朕!”

    钱谨拱手道:“奴才遵命!”

    文帝到底还是一意孤行,非要派使团出海,朝中众官员继续上书反对,可他们只是动动嘴皮子,最苦恼的还是兼领工部尚书的颜秀,以及北齐的钱袋子户部尚书刘雍。

    刘府中,两位尚书大人对坐,皆是一筹莫展。

    “陛下听不进去百官劝谏,非要派出使团赴海外寻仙,今儿一大清早,便派钱公公来催促颜某尽快拟出一个章程来,可拟章程容易,银子从何而来?颜某倒是可以大笔一挥,只怕到时刘大人您掏不出银子来啊。”

    颜秀卖好说道。

    刘雍叹道:“实不相瞒颜阁老,虽然时逢开岁,国库还算充盈,可每一笔银子都已有了去处,青州水患,兖州赈灾,还有为陛下修建陵寝,今年便是六百万两银子的预算,刘某精打细算,本想勉强维持,将这一年对付过去,可陛下乍然来这么一出,刘某这个管家,委实是当不下去了,打算明日便进宫请辞,告老还乡。”

    颜秀神色一变,忙道:“不可啊,天无绝人之路,总会有办法的,大不了我工部斗胆,将规制降低一些,也好让户部少掏些银子。”

    刘雍苦笑道:“少掏一些,却又能少掏多少。陛下痴迷长生之道,去年大兴土木,兴建丹房庙宇,今年又要劳民伤财,派使团出海寻仙。撑过了今年,还有明年,后年,大后年,说句犯上的话,陛下一日不成仙得道,国库便一日没有充盈之时。”

    颜秀骇然,急道:“刘大人慎言!”

    刘雍又是一叹,说道:“早知如此,当初还不如追随恩师告老还乡,恣意山水,何其快哉。”

    颜秀抚须笑道:“刘兄若是撂挑子不干,陛下无异于失去擎天一柱,相信即便刘兄递上辞呈,陛下也必然是不会准允的。”

    刘雍手抚额头,头疼的紧。

    就在此时,刘府管家忽然走了进来,拱手道:“老爷,陆少保求见。”

    刘雍一怔,赶忙起身,说道:“赶紧请进来。”

    不久后,陆沉推门进来。

    觑见颜秀,陆沉拱手笑道:“颜阁老竟也在。”

    颜秀回礼笑道:“陆少保请!”

    陆沉落座,见颜秀与刘雍脸色,不由奇道:“瞧二位貌似有何化解不开的难事?”

    刘雍苦笑道:“还不是为了陛下寻仙之事而苦恼。”

    陆沉问道:“缺银子?”

    刘雍点头。

    陆沉笑意更深,道:“就知道刘大人会因此而苦恼,陆某此来,便是为了雪中送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