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小心!”

褚振山爆喝一声,直接被掀飞而去,尽管他全力以赴,但是仍旧还是被这股印诀的余波撼动,身受重伤。

方休以六道霸剑诀,强势迎击,可叶春秋的元气风波,实在是太变态了,凝聚了八方元气,力量无比霸道,他根本无法撄其锋锐,但是凭借着霸天剑与剑诀的强势,方休扛了下来,也同样受了伤,毕竟这一印着实凶悍,方休也无法独善其身。

他的身体被震退了数百步,霸天剑依旧在颤抖嗡鸣,一印惊天,绝对不是玩笑。

余帅狂吼一声,真龙血脉爆发,但是却也无法抗住这一记,毕竟,两个人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他也被震飞,满脸难看,一口鲜血喷出,全无再战之力。

最惨的,还要数褚劲了,他虽然是真武境初期,但是毕竟已经到了垂暮之年,体力尚有不支,再加上叶春秋的狂轰乱炸,褚劲根本挨不住,那一阵罗刹印的余波,就已经让褚劲吃不消了。

“噗——”

褚劲跌出了数百丈,重重砸落,粉身碎骨。

“不!!”

褚振山目眦欲裂,父亲被直接震杀,他的心中充满了愤怒与绝望,血丝浮动。

“爷爷!”

褚晗飞奔向爷爷,脸上梨花带雨,这么多年来,父亲重伤,垂死挣扎,是爷爷亲手教育了他们两兄妹,亲情之浓,溢于言表。

至亲惨死,对于他们的伤害,是无法估量的,褚家人满脸泪痕,褚家老太爷之死,对于每个人都是触动颇深,他们现在谁都无法逃出生天,叶春秋不死,他们就得全部陪葬。

“老匹夫,早该死了。”

叶春秋冷哼一声,不屑一顾,在他眼中,自己之下皆蝼蚁。

“叶春秋,我要杀了你!”

褚振山怒火升腾,气冲苍穹,脸上青筋暴起,浑身不断抖动着,元气更是提升到了极致。

“你杀不了我,你们所有人,都要死!哈哈哈哈!”

叶春秋傲视群雄,满眼自信。

一印震杀真武境,让无数人都充满了骇然,这样的手段,谁能与之争锋?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就算是死,我也要跟你同归于尽。”

褚振山视死如归,父亲身死,更是彻底点燃了他胸中的怒火,毫无任何保留,视死如归。

“这一战,那我便舍命陪君子吧。”

方休眼神冰冷,心如止水。

“一群蝼蚁,米粒之光也妄图与皓月争辉,自不量力。这一印,五百年的功力,我看谁能接得下。”

叶春秋满脸骄横,双掌合十,印诀再起。

“杀破绝,杀破狼烟!”

方休施展精神之力,瞬间弥漫当空,精魂所至,精魄所成,杀破狼烟,元魂破乾坤。

叶春秋满脸阴冷,他的身体不由得为之一颤,但是叶春秋也是早有准备,方休的元魂虽强,但是还无法震慑他。

“不错么,可惜,你的元魂还不足以杀掉我。再练五百年吧,哈哈。”

叶春秋嗤之以鼻的说道,方休的元魂之术,无法突破叶春秋的防守之势,这才是最头疼的。

砰!

一印打出,方休直接被打中,翻滚而去,跌落凡尘。

一口逆血喷出,褚晗目光闪烁,心惊不已。

“我跟你拼了!”

褚振山全力一击,仍旧是毫无作用,面对再一次打出的罗刹印,褚振山比起方休,也没好到哪去,败下阵来,满目疮痍。

“噗——”

“噗噗——”

褚振山连吐了好几口鲜血,体力已经有些不支,满眼愤慨,充满不甘。

“难道我褚家,真要灭绝了吗?”

褚振山万念俱灰,看着数百口褚家人,望眼欲穿。

“我给你争取十息时间,褚前辈,够不够你灭掉他。”

方休艰难的站起身来,与褚振山四目相对。

褚振山双眼凌厉,兴奋无比。

“当真?”

“当真!”

方休目光坚定不移,嘴角无比的阴冷。

“仁兄,可否助我一臂之力!”

方休沉声说道,看向那个蓝袍中年,四品元纹师,若非有他相助,褚振山也绝对不可能活下来的。

“好!”

蓝袍中年微微颔首,他觉得,这个方休,不简单。

“蚍蜉撼树,找死!今天,我就大开杀戒,让你们褚家,鸡犬不留。”

叶春秋束手而立,长风乱舞,威凛天下的气势,依旧不减,雷霆之威,震慑所有人,真武境中期巅峰的强者,方休不敢妄言,但是为了万无一失,那蓝袍中年鼎力相助,他便有着至少七成把握。

“将你的元魂之力度我。”

方休看向蓝袍中年,蓝袍中年眉头一皱,但还是照做了,他只是半步真武境,但是却有着四品元魂,天赋也是人中龙凤之姿,方休这么做,让他颇为不解,但是还是照做了。

现在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只能同仇敌忾,共同进退。

一阵汹涌澎湃的元魂之力度入方休的脑海之中,方休顺势而起,前行施展天启三玄变。

为了万无一失,他必须要借助蓝袍中年的元魂之力,这才有可能彻底镇压住叶春秋。

毕竟,对方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了,与自己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天启三玄变!”

方休的元魂之力,已经冲击到了五品之境,这一幕,让蓝袍青年,无比震撼,也只有他才清楚,元魂晋升,有多么的艰难,即便是强行施展,也是相当危险的,他还从未听说过,可以强行施展元魂之力的手段,这个方休,的确是给了他无数的震撼。

“杀破狼烟,风云再起!”

方休怒吼一声,惊天咆哮,如同雷鸣震耳,倾巢而起的元魂之力,彻底封禁了叶春秋的去路。

霎那之间,天空之中,阴云四起,雷声狂暴。

“这……这怎么可能?”

叶春秋想要挣扎而起,但是方休的元魂之力,直接将他封禁,彻底无法动弹了。

“现在,终于轮到我了。”

褚振山激动不已,内心的疯狂,更是完全无法抑制,掌风凌厉,狠狠砸下,带着强悍的元气风暴,直逼叶春秋。

“不——”

叶春秋浑身颤栗,他想要冲破方休的束缚,但是恐怖的元魂压制,还是让他无法动弹,而且相当的痛苦,精神力几乎都要毁灭了,自己虽然坚强的挣扎着,可是还是无法逃脱升天。

更重要的是,褚振山的疯狂攻击,更是将叶春秋逼到了绝地之中,根本毫无还手的余地,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方休竟然能够有如此恐怖的元魂之力,将其镇压,五品元魂虽然是勉强达到的,还是依靠外力,但是就是因为这杀破狼烟,叶春秋彻底绝望了。

砰砰砰!

褚振山一重重攻势狂砸而下,十息时间,几乎打得褚振山毫无还手之力,重伤垂危,败退而去,胸膛都是完全塌陷下去了,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肋骨更是折了十几根,皮开肉绽,十分惨烈。

叶春秋被方休完全封禁,毫无还手之力,十息时间,对于一个真武境中期的强者来说,太够用了,寻常真武境初期或许还无法破开叶春秋的防御力,但是褚振山就不一样了,再加上他对叶春秋的狂怒,杀父之仇,怎能释怀?

褚振山的拳头都已经鲜血淋漓,彻底打烂了,但是他依旧还是不曾放手。

方休终于还是绷不住了,元魂之力的压制,的确让叶春秋九死一生,但是他也受到了极大的反噬,这一次决战黑风城之巅,自己强行实战天启三玄变,所受创伤,不可言喻。

“不,我不甘心!”

叶春秋挣扎着,想要再战褚振山,可是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叶春秋,我要你死!”

褚振山毫无任何的凝滞,真武境中期的誓死轰拳,让叶春秋无比绝望,面色骇然,亡魂皆冒。

但是,褚振山却仍旧没有停下来,一拳一拳,几乎将叶春秋的胸膛砸成了肉泥一样,叶春秋也是彻底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那一幕,满园皆惊。

“父亲,父亲!”

褚建安拉住父亲,此时的褚振山,已经是满眼泪痕,父亲惨死叶春秋之手,自己却无能为力。

不过最后终于在方休的帮助之下,击杀了这个丧心病狂的恶魔。

褚振山的眼神,逐渐恢复了一丝清明,心中大定,总算是舒了一口气,但是,父亲的死,已成事实,无法改变。

再看方休,此时此刻的他,已经是重伤垂危,在余帅的扶持之下,才不至于跌倒在地。

这一战,在褚振山,在所有人眼中,都无比清楚,方休,居功至伟!

若没有他,褚振山根本杀不掉叶春秋,他们所有人,都有可能成为叶春秋的手下冤魂。

“方休小友,请受褚振山一拜,我褚家上上下下几百口人命,皆系于恩公一人之手,今日一战,褚振山永铭于心。”

褚振山毫不犹豫,双膝跪地,这一跪,他充满了虔诚,充满了感激,方休救了他一命,更救了整个褚家。

“褚前辈客气了,叶春秋已除,黑风城群龙无首,今时今日,你便是这城中主宰了。”

方休笑着说道,脸色略显苍白。

“恩公说笑了,我褚振山愿意永远侍奉恩公,拥戴恩公为城主,若有不从,杀无赦!”

褚振山郑重说道。

“我是百罪之身,天玄宗视我如眼中钉肉中刺,你才是最佳人选。我也该走了,此地不宜久留,用不了多久,恐怕天玄宗,就该找来了。”

方休喃喃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