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大海之中,波涛汹涌。

瀛海之辽阔,远非爱琴海可比。

项羽一路跟着一群押送着鸣人的黑衣人来到海岸旁,眸光微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昨夜的战斗毫无意外,虽说鸣人已经可以开启九尾模式,但那九尾见到项羽体内的两股力量后就瑟瑟发抖,实力也高不到哪去。

顶多就是个玄仙。

再加上鸣人的战斗经验太少,根本不能妥善利用九尾之力,所以那几个黑衣人没费多大力气就将鸣人拿下,并打包带走。

确实是打包——鸣人被装进一个袋子里被一个黑衣人扛着。

几个黑衣人站在海岸上,随意将鸣人扔下,而后对着大海深鞠一躬,朗声道:

“八岐大人!我等有要事求见!”

海面一阵翻涌,巨浪滔天而起,一个巨大的黑影破浪而出,遮天蔽日。

那黑影长有八首,个个狰狞可怖,正是八岐大蛇的模样。

八岐大蛇巨大的身体轻轻摇晃,再掀起滔天巨浪,而它又在巨浪之中逐渐化为人形,缓缓站在了海滩之上。

八岐大蛇所化人形,容貌甚伟,身长九尺,穿着一身唐时素服,看起来倒是东瀛的和服有几分相近。

“见过八岐大人!”黑衣人再度躬身施礼,态度极为恭敬。

“何事?”八岐大蛇倒显冷清,神情中稍有几分不耐。

“大人,您刚刚是否屠杀了一个村子?”黑衣人小心翼翼地问道。

“哼!”八岐大蛇顿显不满之态,轻轻一瞥出声之人,下一刻,那人竟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一双脚还站在原地。

“大人息怒,小人并无责备之意。”另一个黑衣人连忙求饶。

“这么说,倒是我错怪你们了?”八岐大蛇面色发冷,直视那位黑衣人。

“小人不敢!”黑衣人连忙跪地叩首,不敢过多言语。

为首的黑衣人终于开口,又一躬身,道:“八岐大人,小人此次前来,是想请您加固鸣人身上的封印,顺便使他忘记刚刚发生的事。”

“哈哈,早说嘛~原来是这么回事,你看看这事闹得。”八岐大蛇露出笑脸,仿佛刚才之事从未发生过。

黑衣人齐手解开袋子,露出里面的鸣人,而后退到一旁。

八岐大蛇看了一圈周围,也没多说话,袖袍一挥,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海面又翻起一阵波涛,而后变得平静起来,似乎从来都没有什么怪物从里面钻出来过。

为首的黑衣人长长地叹了口气,一挥手,道:“带他回去吧。”

其余黑衣人刚要动手装鸣人回去,就听为首黑衣人又道:“将...山木君...也带回去吧。”

说完,为首黑衣人也不等其他人的答复,就独自走向大海,静静地,一句话也不说。

可项羽分明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一股深深的忧愁,和满满的愤怒。

项羽心中暗笑:“看来东瀛人也不是很喜欢这位护国神兽啊。”

想归想,项羽并没有选择直接对八岐大蛇出手,而是默默潜伏下来,准备继续跟着黑衣人们。

他知道他们要去哪,必然是东瀛政部。

既然望月村已毁,自己手下又无人可用,项羽只好自己亲自前往东瀛主事总部去一遭了。

东瀛现在确实没有什么人能归项羽所用了。

那些华夏潜在东瀛的间谍,已经在项羽的命令下,或直接或秘密地回国。

而项羽也要为那些人争取撤离时间,所以现在并不是和八岐大蛇战斗的好时机。

因为项羽和八岐大蛇的战斗,必然是惊天动地的。

到时候,说不定有多少人会因为那场战斗而死,多少城市因为那场战斗被摧毁,这都是无法预料的。

帝仙层面的战斗,破坏力实在是太大了。

就拿当初项羽和卡俄斯的那一战说吧。

那一战毁灭的,不单单是一个爱琴海,而是半个希腊。

那些圣仙发动的攻击可不是白发动的,虽然没怎么伤到项羽,但对于爱琴海的打击可是毁灭性的。

无数的海岛因此沉陷,无数民众因此丧命。

也亏得希腊破碎,人口也不是那么密集,否则死伤之数,根本无从估计。

反正现在已经知晓八岐大蛇的位置,它就在那里,何时来取它内丹,不过是项羽一念之间。

项羽一路尾随黑衣人,手里还一直握着一把匕首——阎王。

阎王的特效——连匿,倒是给了项羽很大的帮助,在手持阎王时,更不容易被其他人发现。

再加上项羽又换了一张面具,容貌平平无奇,就连他那锐利的眼神,也被美瞳遮住。

项羽可以说是从头到脚都改头换面一番,即便是相熟之人站在他面前,都不一定能认得出,他就是项羽。

正是这样的伪装,加上项羽在卫队学到的种种跟踪知识,导致一直到现在还没有人发现他的踪迹。

项羽就这么一路跟到了一间公寓前,眼见着改换衣衫的黑衣人进去后,就再也没出来。

“看来就是这里了。”项羽看了看有些局气的公寓,又看了看旁边建得很是雄壮地政府办公大楼,不由得暗自摇头,讥讽道:

“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项羽悄悄躲在公寓旁边的绿化带中,藏身在一棵大树后。

由于天色朦胧,并没有人注意到项羽的异状。

一甩袖口,一张青色的符纸落于项羽手中。

手指微微用力,符纸便开始冒起了青烟,直至燃烧殆尽。

而项羽的身形,已经彻底消失在天地间。

【名称:隐身符】

【品质:传说】

【特效:使用后,可使自己陷入隐身状态,持续十分钟。】

【注:在受到外力冲击后,会直接解除隐身。】

【评价:隐身,很多男人都想要做到的事。】

项羽的符箓库存可还有不少呢,再加上卫队时不时地补充,所以项羽是根本不缺这种东西。

虽说这些符箓很难用在项羽现在的战斗中,但像现在一样,帮助项羽去探查一些事,还是能轻而易举地做到的。

完全隐身的项羽也没过多犹豫,大摇大摆地就进了公寓的大门。

公寓里面倒是没有任何异状,一排排的房子,就和华夏的楼房一样。

但奇怪的是,公寓里面实在太过安静,安静到让人心里发慌。

公寓的隔音虽然做得很好,看公寓的大门就可以知晓,但凭借项羽的耳力,却听不见门后面的一丝声响。

这显然不正常。

不过,隐身符的持续时间只有十分钟,容不得项羽一间一间地打开房门搜查。

而且他现在还不能暴露,万一让东瀛人知道了他的目的,再给他来个狗急跳墙,毁坏那位华夏战士的尸骨,就不是项羽愿意看到的了。

“如果不是在上面...那就是在下面了!”

项羽目光一动,俯下身子轻轻敲击了一下地面。

声音很细微,但凭借项羽的耳力,加上卫队的教导,他很轻易地就知晓,地下必然是有一个空间存在!

念及于此,星的观测能力全方位开启,仔细地搜索着地面上的踪迹。

公寓是每天都有人打扫的,这点项羽可以肯定。

但打扫的时间必定不会是在晚上,而现在又是第二天清晨,所以地面上会有一层极薄的灰尘。

这层灰尘用肉眼是看不出来的,但项羽是有星的存在。

星可以直接放大项羽的视线,再加上它已经到达了神话品阶。

只要项羽想,他甚至都能看到地板上的微生物,看到细菌的世界。

所以看个灰尘,自是不在话下了。

当然,项羽要看的,可不仅仅只是地面上的浮尘,而是,浮尘上的脚印!

只要有人经过,那浮尘上面,必然会有脚印显现,只不过浮尘实在太薄,加之这里又常常打扫,所以寻常人很难发现。

果不其然,项羽只是站在门口没动,用星的探测能力巡察一圈后,就发现了脚印的踪迹。

脚印一步一步走,直到在一堵墙前消失得无影无踪。

“暗道...”

项羽快步走到墙前,再度巡察一圈,确认再无踪迹后,他两只脚踩在脚印上,学着那位黑衣人的模样,开始着手在墙面上摸索起来。

机关很快让项羽找到了,但找到之后,他却犯了难。

按下一块墙砖后,是一个看起来很高科技的电子屏幕。

那种屏幕项羽也认识,华夏以前也用过这种东西,只不过后来经过更新换代给淘汰掉了。

那是一块包含了虹膜、指纹、面部,,三位一体的机器。

如果是一位华夏从事密码破译工作方面的专家在这,倒是难不住他,可问题是,现在站在这里的是项羽啊。

项羽确实在卫队学到了不少,但这种需要人体阻止才能破译的锁,真不是他能开启的。

“唉~”

项羽长长叹息一声,身形一抖,便将隐身状态褪去。

而后他将手掌摊开,石中剑出现。

唰!

剑刃削铁如泥,砍一些土石自然不再话下。

一个四四方方的洞口出现在项羽眼前。

看着面前黑漆漆的大洞,听着里面若有若无的警报声,项羽不由得叹息一声,而后眸光闪过寒芒。

“你们一定要祈祷,没毁了那位战士的尸身,否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