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世间以真龙和凤凰为祥瑞,加上仁兽麒麟并称洪荒三圣。此圣不是混元道果之圣,不是教化众生之圣,乃飞禽走兽共鳞甲之长,表天地化物之神奇之圣。

洪荒三圣以麒麟为首。麒麟不履尘埃,不伤生灵,餐风饮露,吞服日精月华,现身则天地清明,吐息能使草木繁盛,化道能使恶地成福,乃至仁至善之兽,世间少有,便是古洪荒时期也极少现身。古神古仙及上真所收服的麒麟坐骑,多数只是得了麒麟造化,身怀一丝麒麟血脉的异兽,算不得真正的麒麟。

真龙统御大海,凤凰翱翔天穹,各自有自己栖息的区域范围,真龙暂且不表,此处只说凤凰。

凤为雄鸟,凰为雌鸟,一雌一雄定住阴阳方谓之天道。凰鸟的真实身份众说纷纭,有的说凤和凰乃是同属只是称呼不同,还有人说凤凰根本就没有凤鸟和凰鸟的区别,实际上就只有凤凰一个名称,凤和凰的分属不过是后人的臆想而已。

但无论怎么猜测揣摩,毕竟他们也没有亲眼见过凤凰,所以哪一种说法都不能压倒其他的说法,基本都是以凤凰不分家为准,凤鸟凰鸟皆是凤凰,没有高下之分。

修行道自中古诸子之后,逐渐进入衰落的阶段,空间每时每刻都在不停的膨胀,所以天地灵气的浓郁程度一直在持续跌落,凤凰早就在上古仙真之时便破空而去,今人所知的不过是前人所述,又有许多疏漏遗失,孔雀一族也对此讳莫如深,故而今人对于凰鸟的说法另有不同,最为人认同的说法就是,凰鸟并不是凤凰,而是朱鸾。

朱鸾者,离鸾是也。

这也是鸾凤和鸣的出处。

凤凰能够浴火涅槃,但涅槃之后重生的仍旧是原本的那只,想要延续血脉后代除了分灵重塑之外,只有阴阳合和一途。

例如玄鸟、朱雀、鸿鹄等,都是凤凰以自身的血脉分灵重塑而成,皆是火中精灵。

离鸾也是先天生灵,便成了凤凰选择配偶的对象,交)合之后每一胎只得一卵,每九卵才得一头纯种凤凰。

离鸾与金乌一般皆是火中之精,不同的是金乌乃太阳真精,鸾鸟则是木中之火精,毕方为凤属神鸟,传承的便是离鸾的本源。

凤凰破空飞升,一众神鸟也随之而去,凤凰留下孔雀和大鹏两支血脉,大鹏绝迹,只有孔雀一族留存于世,凤凰飞升后便将不死火山留给孔雀一族,统领修行道之羽族。

孔雀一族出了一个孔宣王,本是羽族大兴之征兆,奈何孔宣王差点被浮屠引渡成为孔雀大明王菩萨,结下天大的因果,愤然转世为人族成为至圣先师,儒门于中古诸子时期大兴于世,后辈弟子入驻朝堂辅佐君王,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才算是解了一口恶气。

孔雀一族虽是凤凰血脉,却并没有得到凤凰的力量,只传承了凤凰华丽无双的外表,失去孔宣王这个最强者,只得收缩力量防守不死火山,以防有心之人的觊觎。

对不死火山动心的修士不在少数,其中尽是修为高深的大宗师级别,只是大宗师与道合真,受到天道的约束也更强,凤凰乃是天道宠儿,即使离开了母亲的怀抱,也不是谁都能捡便宜的,以凤凰无双无对的德行,攻伐不死火山等同于逆反凤凰的德行,故而一直都没有人敢付诸行动。

偏偏父生真炎、勾离卿和应帝王三人有这个胆子,一拍即合随即付诸行动。

过程不必赘述,只说三人夺了孔雀一族不死火山的基业,虽然是胆大包天,却也不敢真个杀伤凤凰苗裔,只是尽力驱逐,生怕被天道降下雷霆轰杀。

奇怪的是似乎天道也在冥冥之中认可了他们的行为,竟然没有任何反应。

三家瓜分不死火山,以阵法禁制将凤巢裹了个水泄不通,把凤巢紧紧守护起来,随后又将离鸾的巢穴祭炼千年,生生摄取了几个大修士的小世界加持稳固,这才创造出一个介乎于小千世界和中千世界之间,性质模糊不定的离恨界。

离恨界乃是不死火山中唯一一座真实存在的世界,三皇宫联手在里面开辟了几座城池供进入浴火节的修士歇脚,同时也能最大程度的把他们搜集的宝物置换下来,尽力不流出南疆范围,达到最大程度的把控。

至于这些修士愿不愿意将搜集的宝物和三皇宫置换,就不是他们能够控制得了,三皇宫虽然是地主,却也不见得能够搜罗天下奇珍于一处,十二正宗的财主暂且不说,便是其他的大宗门派和福缘深厚的散修,手里捏着宝贝的也不在少数。

总之,离恨界就如同一个大市,以一方世界为范围,以南疆不死火山和十万大山里的奇珍异宝为根基,和整个修行道的火法修士进行交易,达到互利互惠的双赢之举。

沈彦秋忙道:“既然有这等好事,兄长怎不早些告诉我?”

勾离谨笑道:“离恨界虽有我三皇宫的力量镇压,但是没到不死火山开启之时,里面的修士有九成都是外来之人,什么争斗拼杀、杀人夺宝的事情只要不犯到三皇宫手里,我们也懒得管,所以里面明面上的秩序较为平静,实际上却是混乱不堪。我若是早告诉你离恨界的去处,你可有法子应对?”

“再说外面的传送阵乃是随机的,我也不能确定你会被传送到哪里,一线牵只能让我跟你保持联系,在特定的情况下将你强行拉扯到我身边,却不能随意穿梭阵法空间。”

沈彦秋明白勾离谨是为他好,只是他以为勾离谨得了勾离卿的面授机宜,在不死火山的阵法中肯定是如鱼得水一般行动自由,却没想到一线牵的力量只能在勾离卿分神控制的范围自如无碍,却无法穿梭父生真炎色应帝王控制的区域。

想到这里沈彦秋不禁暗暗心惊,看来在火皇宫待了两年,见到的高阶修士太多,自家的修为没怎么提升,这个心气儿却涨了不少,他的心里已经不由自主的将自己的地位放在和勾离谨相差仿佛的位置,并且有了依托勾离谨的打算。

“还好还好,如今醒悟还不算太迟,否则这个念头一旦成熟,日后就算强行斩除也会在道心上留下瑕疵!他帮得了我一时,难不成还能帮我一世?就算能帮我一世,我若是只求旁人消灾解难,只怕永远也踏不上元神之路。”

想通这个关节,顿觉心头清明许多,念过几遍清心咒,又将法力在体内冲刷几遍,虽然达不到洗涤道心的程度,却也算小小的明悟了一回,扫去一点尘埃一丝心魔。

沈彦秋对着勾离谨深施一礼,正色道:“是兄弟我行事孟浪,辜负了兄长一片拳拳关爱之心,给兄长赔个不是!”

勾离谨见沈彦秋神情语气猛的转变,并不知道刚才那一瞬间他内心的想法,不过也能感应到他浑身的气息比之前稳固不少,似乎心境上有了一些提升,也不禁有些诧异。

“这些事情乃是修行的常理,怎地会给他如此的震动?竟然能触动他的心性?哀伯伯平时都没有对他进行过类似的传教么?”

顿悟对每一个修士而言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机缘,一次顿悟大则能提升修为境界,小则能稳固道心涤荡心灵,比之数十年枯坐闭关还要强上许多,毕竟闭关随时都可以,而顿悟却需要引动的契机才行。

沈彦秋方才只是一个愣神,并没有进入顿悟的境界之中,但是能够在极短的时间里提纯自身的气息,想来心灵上是有一定的明悟,这才扫去了某些负面的情绪和障碍。

“我这兄弟的天资可真是了不得,随便几句话就能让他明悟几分道理,怪不得小小年纪就能修到如此境界。”

勾离谨并不知道沈彦秋的际遇,便把一切都当做沈彦秋的天资心性,倘若他知道哀无心收了沈彦秋入门之后,只是跟他说了说一些修行的大致内容,为他开启十方魔道之后就放任自流让他出去游荡,只怕要惊掉下巴。

沈彦秋的修行路从开始到如今,几乎都是放养散养的模式,哀无心给他的除了大悲宗嫡传弟子这个名头之外,就是和赵正阳联手扰乱十方魔道出世的天机,虽说这两样哪一个都极为重要,可沈彦秋如今的一身修为,还真是实打实生里死里拼杀出来的。

按照他自己的说法,宁可按部就班稳稳妥妥的修行,哪怕如今只是刚刚筑基的境界,他也没有丝毫怨言,因为这一路走来实在是太辛苦了。

不过修行就是这样,各有各的缘法各有各的难处,他的境遇若是被旁人尽数得之,艳羡者必然不在少数,他觉得心酸苦痛的事情,在别人眼里说不定就是天大的机缘,任谁能够短短十余年时间就从一个对修行一无所知的普通人,一跃成为等同于金丹四转的修行高手,便是再吃上十倍的苦难,也绝不会说半个不字。

果真如此,反倒骂他得了便宜还卖乖,不知好歹的人要多出不少,多少人咬牙切齿恨不能一刀劈了他,而后以身相代。